*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你來這裡做什麼!」蘇沐秋嚇到險些傻了,血液自腳趾一路涼到頭頂,腎上腺素把心臟鼓動得像支運動會才有的進行曲,所謂白天撞到鬼也不過如此。蘇沐秋急急忙忙把葉修拖到一旁不引人注意的遮陽帳篷後,開始對這不合時宜出沒的物種訓話。

「瘋了嗎你?不睡覺跑出來做什麼你不是夜行性的嗎,被人看到怎麼辦?不對你已經被看到了,太可怕了這會上新聞……等等你穿這什麼模樣,你的成人型態呢?昨天你不是出去吸人血了?」

葉修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上下掃視他選定的儲備糧,因為慌亂的關係對方或許沒發現,但這把小孩帶到角落還俯視著面對面圈在胸前、兩手撐在帳篷上的動作實在是太像高位者的捕食舉動了,葉修一點也沒有想被一個食物反著吃掉的意願。

但又不想浪費好不容易吸收的能量賭氣變大。

「少發點神經,成人樣子是那麼容易恢復的?」葉修抬高手推了推高他三個頭的人影:「你們人類有辦法吃一餐就把下半身長出來?」

「靠!你真的是去覓食!等等這裡的人不行吃,你吃了我就沒工作了!」蘇沐秋整個錯到另一個次元去,一副母雞護小雞的樣子瞪大褐色的眼睛,只差沒把毛豎起來低吼。葉修無奈的開始認真思考寄住在這樣不靠譜的人類家裡是不是個錯誤的選擇,他是不是應該換個落腳處比較好?

「人類麻煩你冷靜,我吃東西很挑,這點貨色還看不上眼。」葉修又推了推蘇沐秋,這傢伙激動起來離他越來越近了:「挪,單純來給你送早餐的,到底吃不吃?」

褐色眼睛有點疑惑,警戒度低了些。

「不吃我拿走了?」

「吃!」就算沒工作了都是以後的事,食物送到眼前為何不吃!餓到頭昏眼花的蘇沐秋劈手奪過紅白相間的塑料袋,白色碗裡的白色不明物體晃了一下。「……這是什麼?」

「豆花啊。」葉修交叉雙腿擺好姿勢等著被感謝:「不知道你喜歡鹹的還是甜的,我就都加了,不管你想要什麼碗裡都找得到。」

「……什麼都?」

「是啊。」葉修認真的點頭:「每桶料我都加了。」

「……你這混帳這種東西不是人類的食物!」揭開碗蓋,黃澄澄蔗糖水上浮著辣椒和疑似蘿蔔絲的不明物體,似乎還有花生與黑亮黑亮的粉圓,因為看不懂到底會是什麼味道,竟莫名有種藝術性。蘇沐秋有點崩潰,差點失控把碗扣在吸血鬼臉上,他很震驚葉修居然如此沒有常識,這傢伙以前該不會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吧!

某種程度而言他答對了。

此刻的葉修也很震驚:「為什麼你們人類要做人類不能吃的食物?」我還吃了一碗!

「它本來是可以吃的,被你弄成不能吃了啦!」蘇沐秋解釋。

「我只是裝著帶過來又沒做什麼。」

「你明明就把甜的和鹹的混在一起!」

「反正消化後不是一樣嗎?」

「吃起來不一樣!」

葉修揉揉頭髮,嘖了一聲。

「你還真是難養。」

蘇沐秋突然就一口氣卡住罵不出來也吞不回去。現在到底是誰養誰?你還住在我家用我的水睡我的床呢。到底是誰養誰了?

一人一鬼對望,誰也不讓誰。

然後導演來喊人開工了。

算了,吵這什麼東西,蘇沐秋想。向導演應了聲好,回頭對葉修說:「你趕快回去,我要工作。收工了我就回去,你記得幫我煮好泡麵我要清燉排骨那包。」

說完蘇沐秋就直接走出帳篷陰影,稍微伸展手臂與肩膀準備給演員們補妝,再面對下一個小時的反光板,冷不防地一個溫度高的簡直像燃燒的東西從後方碰了下他的腰,燙的他反射性往旁邊跳,轉頭正好看見葉修縮回陰影裡,手上燃著的火焰在離開陽光後自動熄滅,被燒過的地方留下粉紅色的痕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我復原。

「你做什麼!」這是蘇沐秋第一次親眼看見吸血鬼觸碰到陽光的慘狀,連忙用身子擋住因他的叫喊從四周投射過來的視線,蘇沐秋壓低聲音,驚魂未定。

「如你所見?」葉修聳肩,拿出另一隻手裡一直拿著的黑色大雨傘,整組傘骨不知怎麼的完全損毀,傘面也有好幾處破洞:「我現在沒辦法回去,蘇沐秋蘇大大,你收留我一下吧。」

「……我很想說滾回你家我不想管你。」

「卡!」

蘇沐秋放下反光板,覺得自己再也不認識自己的手,導演走過來拍拍他身旁的男演員說辛苦了下次開拍再努力,幾個女演員進小車卸妝再化日常妝,道具組長照例把整袋道具塞給他叫他記得保養,制片人給了他下一集的劇本警告他下次千萬別遲到。

帳篷一個個收起,擁擠的外景攝影棚在人群散去後變得空曠,只有一個小小的人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等著他,蘇沐秋忽然就笑了,累了一天的心情有點亮。

「嘿,走吧。」蘇沐秋拍拍昏昏欲睡的吸血鬼,後者晃了會兒神才清醒。

「……你笑什麼?」

「我有嗎?」蘇沐秋摸摸自己的臉:「起來啦,幫我拿東西,舉整天反光板手快廢了。」

「小心別人看見告你虐待兒童。」葉修瞄他一眼,看看快跟自己一樣高的袋子一時無語。「怎麼不買車,扛回去不累嗎?」

「你當我有錢。」蘇沐秋拿劇本呼過葉修的頭:「而且我未成年。你這老鬼才別在那邊裝幼齒,六歲小孩?我呸!」

「很抱歉我也未成年,今年十五。」

「才十五?」

葉修在蘇沐秋驚訝的眼光下輕鬆背起整大包道具,邊走邊點頭:「吸血鬼的外貌是身體能負荷下能力的展現,你遇見我那天是我的全盛期,所以才會是成年模樣,其實我才十五歲。」

蘇沐秋追上他:「只有頭跟一隻手的全盛期?」

「只是受了點傷。」葉修糾正:「不然我怎麼會是現在這死小孩的樣子,手短腳短的麻煩死了。」

「確實很短。」蘇沐秋笑得更誇張了:「欸,你什麼時候才會長回來?昨天不是吃過了嗎可是你今天看起來完全沒變。」

「你怎麼知道我吃了,我回來時你根本睡得像豬。」

「廢話,一早血腥味濃的,當我鼻塞才聞不出來。」蘇沐秋完全嫌棄,早上起床還以為發生殺人命案,血的味道黏膩腥臭,膠水一樣塗滿整個房間讓人想吐。「你下次可不可以別弄到全是血味才回來?」

「喔。」葉修應了聲。離蘇沐秋的家還有一小段路,他頓了頓,換了話題。

「你那包豆花呢?」扔了?

「當然吃了,我才不會浪費食物。」蘇沐秋說:「超級難吃。」

「喔。」葉修又點了點頭:「你喜歡鹹的還是甜的?」

「甜的……」蘇沐秋停住腳步,又快步跑到葉修身邊側過頭彎腰滿臉訝異:「等等,你還要再送來給我?」

葉修分一隻手拉住蘇沐秋繼續往前移動,夜漸漸深,街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以防萬一而已,免得你又把我踩醒。」

「真有那麼痛?你不是吸血鬼嗎?」

「你讓我踩踩看?」

「我覺得你現在踩應該踩不醒我。」評估過自己的疲憊程度與葉修如今的體重,蘇沐秋很認真的表示。

「……呵呵。」小孩的身高突然抽長上升,聲音跳過變聲期從童聲轉為清朗的少年音,葉修放下道具包,袋子在地上甩出沈重的聲音。

「讓我踩踩看嗎?」吸血鬼輕而易舉的把對方壓到街燈下,光線從上方落下,葉修整個人影都籠罩在蘇沐秋身上,嘴裡多了兩顆尖銳的牙齒,變長的指甲在柔軟的動脈邊摩擦。

下方的少年笑了。

「……你可以試試。」

「呃啊!」

蘇沐秋離開變回小隻版本,捂著不可告人處縮在牆邊的吸血鬼,拿起道具袋爬上公寓五樓,開鎖、關門。

把吸血鬼鎖在門外。

完成燒水沖泡麵的步驟後瘋狂的敲門聲才響起。

「蘇沐秋你混帳!開門!區區人類給我開門!居然敢踢我【嗶——】快開門我要揍你!」

蘇沐秋吃著泡麵,心情特別特別好。

「蘇沐秋你給我開門!不開我就踹了你家的門!認真的,不是開玩笑!」

蘇沐秋看看時間,打開電腦開始調麥克風準備生放送。

「蘇!沐!秋!快點!生什麼氣啊你!」

「嗨大家好我是秋木蘇,晚上好嗎?哦我看到有人要期中考了,加油啊。嗯嗯什麼?『數學太難了請教我』?不行不行,我的數學也不行啊,那個什麼,三角形定律完全不行。哈哈。」

「開……門……快點開……門……」

「今天晚點呢我有一首新歌要帶給大家哦,哦?背景有雜音?啊那應該是一葉,嗯嗯就是先前幫我填詞的那個一葉之秋,這次的詞也是他做的,敬請期待。」

「……沐秋,蘇沐秋……」

「好吧背景有些吵了,給我點時間我去處理一下子哦。」

蘇沐秋關掉麥克風,把耳機拉離耳朵朝門外喊了一聲:「好啦給我五分鐘唱完第一首歌就開門,你安靜一下。」

沒有回答。

蘇沐秋突然覺得奇怪,推開椅子站起身走到玄關。

「葉修?」

沒有回答。

於是蘇沐秋穿上拖鞋推開大門,狹窄陰暗的樓道裡葉修就坐在門邊,區起膝蓋,臉埋在臂彎裡面。

「葉修,你在做什麼?進來了。」

沒有回答。

「……葉修?」

蘇沐秋伸手推了推葉修,手部接觸到那刻卻又立刻彈開。

葉修的身體燙得像在燃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