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蘇沐秋難得的睡晚了。
        昨晚忙著給帶回來的道具打磨上蠟,邊擦邊碎碎念劇組的導演太不會看人,帥到掉渣的男主角居然不選他演,偏偏看上那個頭上不曉得抹了幾層髮雕的少男偶像,他怎麼就不知道那個小男孩是公認的王子病啊?衣服要挑鞋子也要選,上妝看著不滿意就威脅不演了,同樣十五歲,自己忙得像條狗,人家怎麼能就這麼大牌呢?
處理完道具,蘇沐秋翻翻攪攪又從大袋子裡掏出化妝包,坐在地上把拉鍊拉開一倒粉底液唇蜜眼線筆散落滿地。同樣是劇組錢不夠,請來的化妝師一個一個走,製作人看蘇沐秋一個跑龍套的道具小弟略懂一點化妝,大手一揮就把給演員化妝的重責大任交給了他,工作加倍薪水沒變,為了生計蘇沐秋敢怒不敢言。
       只是真的很想演一部電影啊。
       對著鏡子,蘇沐秋開始給自己試妝,想像男主角是自己的話那妝該怎麼畫,最後他給自己畫了半臉男裝半臉女裝,劇本在腦海裡背得滾瓜爛熟,隨便撚來一句聲調表情幾乎都能到位,他就這樣對著鏡子自己給自己演一齣劇。時間不知不覺推過了凌晨零點,劇本裡最後一句終結語卻怎麼念都覺得不順口,似乎該捲著舌輕挑又柔情,蘇沐秋卻一直改不掉黏膩習慣的鼻音。念著念著,他開始覺得最適合這句的音調最近好像在哪邊聽過,那該是揉於骨血的自傲,透露著一點點薄涼跟暗藏的青澀,然後他想到了葉修。
      「啊!」
       吉他的旋律還沒有聽!
       蘇沐秋匆匆忙忙打開電腦,待機畫面過後螢幕正中央留下一個記事本檔案,檔案名是一個四位數字,從現在往回算一個月的日期,他撿回吸血鬼那一天。
       點開檔案拉至最下方,在幾條橫線隔出的方框裡吸血鬼摸不懂拼音而一個字一個字琢出的句子不甚通順,需要很勉強才能辨別出想表達的意思──這是指對蘇沐秋以外的人類而言──或許是創作家之間的共鳴,蘇沐秋不知怎地就是能讀出那傢伙想表達的是什麼。
       粗略掃過記事本中的句子,蘇沐秋又點開樂譜軟件,果不其然在之中看到主旋律被調換過的部分,跟作曲之初他想表達的一音不差。趁著靈感沒消失蘇沐秋趕著把鋼琴部分也湊了出來,頂著不對襯的妝容一番調整後時針轉過了三點,蘇沐秋收拾好物品,打著呵欠強迫自己進浴室沖過澡才鑽進被子裡睡,結果華麗麗的忘記設定一小時半後的鬧鐘。

       完蛋了。
       蘇沐秋覺得自己當真完蛋了。
       今天要外拍要提早過去勘查場地,要架設道具還得裝好攝影機路線,更重要的是演員全都在等他上妝!蘇沐秋看著早上九點半的鬧鐘,感覺本來就很暗的前途突然整片暗了。
      「嘎啊────」
       腳下柔軟的觸感與淒厲慘叫並沒有阻止蘇沐秋瘋狂衝進浴室洗臉刷牙再衝出來換衣服穿鞋子的腳步,甚至在離開前發現夾瀏海的髮夾忘在床頭又原路返回多踩了一下。
      「嘎啊啊────」
      「反正你剛吃飽多踩幾下死不了啦!」
      「蘇沐秋你給我回──」

     「我出門了!」

        碰!

       關上的門輕而易舉地將一人一鬼隔絕在兩個世界,門外樓道裡跌跌撞撞夾雜軟化過的髒話已經進不了葉修的耳,他全身心都關注在被踩了兩下的肚子上。
       要死了。
       如果他不是吸血鬼可能當真要死了。
       一口血沒噴出來真的是奇蹟。
       都說危機總在最放鬆的時候出現,還真是一點沒錯。還有那個蘇沐秋看著弱不經風的怎麼這麼重!
       葉修下意識的遺忘自己現在的孩童體型,伸手在小肚子上揉了好幾圈好不容易才緩過來。被蘇沐秋這一踩,原本想睡的睡意全給踩熄種進土壤裡,吸血鬼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身乖乖去盥洗間整理自己,這次他沒再浪費能量改變自己的體型,昨晚吃下去的東西全都拿來修補身體,其實按道理最好的方法應該是一趟充足的睡眠,只是鬼算終究不如天算。
       抱著衣服第五度尋找自動洗衣機未果後,葉修把衣服通通扔進洗手台中放棄不管,另外從衣櫃裡找出蘇沐秋的日常襯衫往身上套,過大的白襯衫歪歪斜斜掛著,胸前印著大大的小熊圖樣,葉修一邊的肩膀幾乎快從裡頭滑出來。
       「……還行。」葉修上下打量著自己:「長度過得去,就不穿褲子了吧。」
       接著葉修給自己打了一把純黑的傘,推開窗戶用力一躍,從五層樓高的高度跳了下去。
       沒斷手也沒斷腳,吸血鬼是一種堅韌的物種。
       只是嚇壞了早上經過賣豆花的阿伯。
      「天神降臨了!」阿伯一邊大喊一邊跑掉了,留下一車雪白軟綿的豆花與甜鹹皆有的配料,純手工製作的香味散得葉修也嘴饞了起來。吸血鬼不把人類的食物當成食物,但不代表吃不了這些東西,葉修走過去大搖大擺的盛起一碗,灑上蒜末、香菜、辣椒和阿伯自製調醬,津津有味的蹲到牆角陰影處吃了起來。
       這味道還真不錯,比那人類煮的麵好吃多了。葉修給自己扒兩口,突然想起蘇沐秋一大早衝出去的樣子好像沒吃早餐,人類這物種不耐饑,吸血鬼可以忍三十天不吃食物,人類三小時好像就會喊著餓。
       想想自己昨晚餓得差點饑不擇糧的情況,為了避免收留自己的人類室友吃掉前些天每晚都在抱怨的少男偶像,葉修決定給蘇沐秋盛上一碗滿滿的豆花,希望他會好過一點,只不過他到底吃甜的還是吃鹹的?
       等等,他在哪邊工作來著?

      「好!卡!」
       正中午,太陽毒辣得曬在皮膚上都覺得疼。蘇沐秋沒錢買什麼防曬用品也忘了帶件薄薄的遮陽外套,直挺挺舉著反光板在太陽下曬了三小時。由於之前的好記錄與劇組捨不得放掉這麼好的低廉多用勞工,蘇沐秋總算沒扔掉他的工作,只是這個月的薪水得多扣掉兩天份當懲罰。
       導演一喊卡蘇沐秋立刻把反光板往旁邊架,彎身進帳篷內又是遞水又是遞毛巾,把所有人安頓好後才拿著一瓶水坐倒到攝影機旁稍作休息。
      「小蘇啊!」
      「是!」
       負責幕後的組長又在喊人了,瓶蓋都才剛扭開的蘇沐秋只得放下水瓶又站起身,小跑步的移動到組長附近。
      「小蘇啊,便當剛來,發一發。」組長從紅白交錯的塑料袋裡拿出自己那份,順便抽了筷子隨隨便便咬在嘴上:「演員和其他人的便當別發錯,你知道那小子鬧起來有得搞的。好了快去!」
       蘇沐秋在心裡扁嘴,外表還是裝得充滿活力與笑容,提過塑料袋認認真真的開始一個一個發。
       這個導演,染個什麼頭髮要綠不綠要黑不黑,小玉西瓜!
       他把炸蝦飯盒遞給導演。
       製片人,別試著泡妹子了,人家心在其他小鮮肉身上,你還是下一輩子再來吧!
       他把燒臘便當恭敬的奉給製片人。
       妹子妳也別裝了,我知道妳都三十好幾了回來演女學生真的沒問題嗎?
       蘇沐秋給了她欽定的水果沙拉。
       ……,哼,搶我主角位置的傢伙!
      蘇沐秋差點手滑把醃蘿蔔白飯給了出去。
      繞過一圈發完餐盒後,蘇沐秋提著空空如也的塑料袋回到幕後組長前才發現不對勁,咦,他的份呢?
      「嗯,便當少一個嗎?」組長唉呀唉呀拍拍肚子:「可惜啊我已經吃完了,不然我再去給你問問有沒有辦法多送一個來?」
       蘇沐秋青筋都快爆到了額際,他告訴自己冷靜要冷靜,不冷靜的話不只這餐連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不下一餐泡麵在家裡,應該說下下一餐。存摺裡還有多少錢來著?扣掉每個月固定開銷和房租水電還能買多少泡麵?真的好餓啊,這組長看起來挺多肉的能不能吃?
      「不,不用麻煩了。」蘇沐秋擺出標準陽光微笑,覺得自己快要精分:「我想休息時間也差不多,接下來也沒時間吃飯,沒關係我喝點水就好了。」
      「是嗎是嗎?年輕人啊,不錯,就是要這樣多點歷練對你比較好。」組長拍拍蘇沐秋的肩膀,掩飾不太好的臉上有著少了多叫個外送的開心。「那你先過去休息吧,等等有事再叫你。」
      「好的組長。」蘇沐秋轉頭如願以償的走向自己的休息區,冷不防地卻又被喊住。
      「啊,小蘇啊。」
      「是!有什麼事?」要冷靜要冷靜要冷靜,蘇沐秋對自己喊了三聲。
      「有你親戚的小孩找你。」組長說。
       小孩?
      蘇沐秋在自己腦海中搜尋了好幾圈,實在是記不起來自己還有活著的親戚,有小孩的那種。
      啊該不會是……!
     「小……?」一道人影從記憶裡飄過,蘇沐秋興奮又有些開心,語調都高了一點,連忙回過頭後不相容的人形卻直接嚇得他音拔高到大明湖白妞那個層次去了:「葉葉葉、葉修?」
     「嗨蘇沐秋。」葉修提著一個紅白相間的塑料袋,白襯衫整件歪了還染點灰活像個叫化子,而小小的虎牙隱沒在唇間。他舔舔牙齒,輕鬆愉悅的說:「給你送早餐來了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