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比賽一結束,一團姿勢有點狼狽的東西直接滾進了休息區,蘇沐秋邊跑邊朝拎著化妝包的同學用力招手。
「有沒有酒精?去光水?就是清指甲油的那個借用一下,我的手和葉修的腳黏在一起了。」
不知道該黏液是什麼組成,壓得用力些居然就死死的黏住分不開,緊得跟三秒膠似的,蘇沐秋幾次試圖用力拔起,只惹得葉修嗷嗷叫痛,幸好接下來的比賽沒有他們的事,他們才得以滾回休息區求援。
「有有有,小蘇你讓開一點我用棉球沾一些看能不能融得掉。」那同學在化妝包裡翻了一會兒拎出一罐淡粉色的液體,打開蓋子把棉球淋得全濕了,沿著蘇沐秋手掌和葉修小腿黏接處用力擦,好半天才解脫了蘇沐秋的一根手指。
眼見有用,蘇沐秋直接拿過去光水往葉修腿上倒,略刺激性的粉色液體流滿了指縫和手背,葉修立刻齜了聲。
「沐秋你搞得像什麼play啊,別浪費人家的東西快把你的手從我腿上拿開!」
「你以為我不想嗎?我很努力了好不好!」蘇沐秋喊回去,一急胃裡就脹氣,一股豆汁味兒直直往嘴邊湧害他差點吐出來。
葉修整隻小腿被刺激得發紅,蘇沐秋也弄得自己滿頭大汗,一手捏著葉修的腳一手努力磨擦試圖讓去光水更快起效果,終於到只剩下最後一小塊時蘇沐秋用完了耐心,往葉修背上一攔拉向自己:「痛就咬我。」狠狠將最後一塊黏合的部分撕開。
葉修一個吃痛還真的往蘇沐秋肩膀上咬下去,一系列動作做完後兩人才發現好像有哪邊不對。
「……葉修,我不是那個意思。」
「隔著衣服口感不好。」
蘇沐秋慘遭嫌棄。
至於一邊的同學們呢?已經看不下去了,該做什麼的做什麼去,沒事做的寧願看比賽也不看這邊,算是另類的給了他們一點自由的空間。
「咳。」葉修先發出了聲音:「沐秋。」
「怎樣?」蘇沐秋揉揉鼻子,眼神撇開了一會兒才又看回來。
「你好像還真沒進來過。」葉修說。
「咳咳咳咳咳……」蘇沐秋直接被口水噎到了。「你說什麼啊!你一個Alpha到底在……這還是外面!」
反正他們看起來也差不多知道。葉修瞄了瞄四周,確定沒有鏡頭對準他們這一處後勾著蘇沐秋的領子把唇交疊在蘇沐秋唇上,輕輕柔柔一觸即離。
「你怕什麼,疼不了多少,好好處理聽說感覺是還不錯。」去你媽的不錯,不過老子不怕反正老子有底子讓你搞。葉修放輕聲音笑笑的說。
蘇沐秋很明顯抱著遲疑:「怎麼可能?Alpha的身體構造從一開始就不適合那種事,你從哪個片子偷看來的?」
「我哪有時間看片,這部幾乎二十四小時都跟你黏在一起嗎?」葉修聳聳肩。
「真的?你真沒看過其他Alpha的片?還是Omega?」蘇沐秋追問,絲毫沒注意到他散發出的醋味已經快比剛才的豆汁酸了,這句話音量大了點,旁邊的同學自覺離開這個莫名散發佔有慾的傢伙三尺半不敢接近。
不用擔心啊小蘇,小葉那個妖孽只有你治得住,他也只讓你治。那兩個早上替兩人換上女裝的女孩子拿著手機不曉得該不該拍,拍了被發現好像會遭殃,不拍根本對不起自己,考慮許久他們還是調無聲模式按下了快門,一張少年青蔥水嫩坦蕩蕩勾人吃醋,而對方還真的被勾的黑歷史照片就此產生。
兩年後這張照片被哄抬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價位這邊暫且不提。
葉修越笑越開心,嘴角弧度越揚越高,眼睛幾乎瞇成了彎月:「沒有,真的都沒有。第一次看還是看見你那天起床的晨……」
「啊啊停!這話題到此為止!」蘇沐秋一意會到葉修要說什麼連忙喊停,左右一看也發現氣氛不對拔腿就溜:「我、我去廁所你別跟來。」
「慢走不送。」葉修朝他揮了揮手。

『大會快報!一名外國人非法入侵賽場,請所有人提高警戒,一但發現非穿著校服的生面孔請立即通知最近的教職員,我們將迅速前往處置!大會快報!一名外國人非法入侵賽場,請所有人提高警戒……』
一則消息突兀的中斷校慶的背景音樂,熱鬧的氣氛一瞬間像被按下了暫停鍵,所有人的動作都嘎然而止。
「入侵者?怎麼回事?」
「這裡是軍校,還有各級高官,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入侵者。」
「聽說是有預謀的。」
「真的假的?哪邊聽來?」
「一個少將,我剛剛不小心聽見的。」
「欸?」
「聽說是很強力的入侵者,讓學生最好不要落單,很危險。」
休息區四周傳來各種不同的聲音,有驚訝的,有茫然不知怎麼回事的,也有不放在心上或是與之相反立刻去找的,而葉修在這之中捕捉到一小段有意義的對話。
一個敢隻身突入軍校的強大入侵者。
蘇沐秋現在是一個人!
翻落了椅子,一點考慮都沒有便衝出休息區,葉修這時才想到他並不曉得蘇沐秋往哪一邊走,不管往左還是往右甚至是教室走來旁都有可能,蘇沐秋到底會在哪裡?
葉修拔足狂奔,很快的挑了最近的一處過去一看,沒有,完全沒有蘇沐秋的影子。
待他把休息區附近的廁所都晃過一遍依舊沒有看見蘇沐秋,葉修只好不死心的往人更少的方向尋覓,直到他在一處離操場有點距離的地方聽見沖水聲,門鎖打開,裡頭走出一名有著褐色頭髮穿著異國服裝和斗篷的……小孩。
小孩?
強大的入侵者指得是這小孩?
不對啊他不是回去了嗎怎麼又來了?
「黃少天?」葉修全身都僵直了。
「欸你怎麼認識?」黃少天抬起頭來一臉警戒的看向來人,也是一愣神:「喔葉修啊你怎麼在這裡?跑那麼急尿急嗎哈哈哈我就說休息區那邊的廁所都太多人啦,要來也該來這一邊才對,來來來不打擾你請進請進。」
「請進你的頭!」葉修有種脫力的感覺:「你怎麼還在?不是回藍雨去了嗎?」
如果入侵者是指這個孩子,他根本什麼都不必擔心,沐秋不會出任何事。葉修捂著氣息未定的胸口。
「嗯你怎麼問這問題?這不是很明顯來找食物吃的嗎?」黃少天有些困惑,好像真的不明白為何葉修會有這種疑問的,語氣說得理所當然。
「食物?」葉修重複。
「嗯是啊是食物,這陣子託你們Dross的福藍雨很窮只好出來找東西吃不然活不下去,在太空時和魏老大走散又看見你們這裡有活動就過來找食物吃了有問題嗎?」
葉修再次感覺到了困惑,藍雨窮到這種程度?
Dross害的?
為何他什麼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任何宇宙勢力或星球間發生的事情,就像是……就像是本來就沒發生什麼事,一派和平的假象。
「你看起來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黃少天上下打量葉修後嚴肅的說道:「原來Dross真的對軍校裡封鎖一切事情,告訴你吧,Dross沒你想的那麼富足和和平,宇宙間一直都有戰爭,全是Dross引起為了搶奪資源的戰爭,弱小的藍雨是第一個也是目前最慘的目標。」
換個語氣,黃少天的聲音又高亮了起來:「信不信由你,事情真偽你出去看過就知道了,你朋友似乎來了我先走啦掰掰,我還是入侵者呢!」

在蘇沐秋一路找到葉修身邊前葉修都處於半驚訝半懷疑的狀態,當看見蘇沐秋時也很罕見的沒有對他說方才聽見的事情,他覺得既然還是不確定的東西就暫時別說,否則流言搞大後如果是烏龍就不只是笑話了,在軍隊裡,這是擾亂軍心,葉修深深知道這一項事情。
「你怎麼了?」
「……不,沒有。回去吧。」葉修搖搖頭:「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我也不曉得,就覺得你在這邊啊。」蘇沐秋說。
一股甜甜的滋味流過心頭,葉修也沒再說什麼,牽起蘇沐秋的手就往回走。
不過他曉得,有什麼不太一樣的東西開始生根了。
心臟裡也是,大腦裡也是。


<第一部。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