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沐沐,在看什麼?」
幾名女孩跳到了蘇沐橙身旁,其中一個指了指她手上拿的書。蘇沐橙倚在窗邊的座位,微微的陽光從窗簾間的縫隙照在她臉上,聽見同學們的呼喊,她把耳邊垂下的鬢髮攏到耳後,將書闔上遞給了同學。
「欸?『紅豆食譜一百種』?沐沐妳有這麼喜歡吃紅豆嗎?」女同學接過書對著封面上的字體感到疑惑,整本書還是嶄新的,似乎是剛從書店裡買回,翻頁的痕跡也只停留在相當前面幾頁:「啊……這個紅豆年糕看起來真好吃。」
「是吧?」蘇沐橙笑,纖白的手指捻上書頁又翻過幾面:「這個紅豆饅頭我覺得也不錯,做起來還能放一陣子,想吃再蒸就好。」
「妳要做嗎?什麼時候要做我能不能去看?」同學看起來雙眼放光,口水都要流下來,接著就被另一個同學調笑根本只是去吃的。
「有什麼關係,沐橙也要試做啊,我來幫她嘗嘗味道!」那同學狠狠辯白自己的行為:「沐沐,行嗎?」
「可以啊。」蘇沐橙輕輕點頭:「妳們都來,我借宿舍附設的廚房做做看。不過第一次可能不太好吃哦。」
「她上一次也說做出來的蘋果派不太好吃。」突然,座位在蘇沐橙前方的女同學轉頭說道,她是蘇沐橙的室友,剛換上體育服正做著柔軟操準備等等的障礙賽跑。「別那樣看我,最後沐沐加烤的那個派我也沒吃到,不過聽說她去了高等部男生宿舍一趟,妳們自己問。」
哎呀,看起來食物的怨恨有點多。
蘇沐橙感覺到了一股陰森森的涼意。
「我沒交男朋友,真的。說起來障礙賽跑快開始了,妳們都不去看嗎?」女孩兒眨眨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拿回書放進書包裡便站起身推著同學們走:「走吧,妳們也都很期待吧,聽說這次在女舞上跳到最後的那兩個人也會參加哦,真的不想看?」
一提到女舞上吸引所有人眼球的兩名少年,幾個女孩就開始興奮了,那極為出眾的舞蹈和扮了女裝也不太突兀的外表在當時就勾起了她們的興趣,當得知他們也有參加單人賽時這份好奇心就更濃厚了,幾個女孩推推擠擠就出了教室往操場移動。
蘇沐橙的室友輕輕嘆口氣,那兩個人聽說還夜闖女子宿舍呢,還是別抱太大期待的好。

『大家好!我是大家所熟知的廣播社社長潘林!在這陽光普照的晴朗上午,我們即將迎來單人賽程第一個積分賽事,障礙賽跑!現在就讓我們捨棄繁文縟節直接進入所有人都感興趣的主題吧。大家一定對開幕式時在女舞中跳到最後的雙人搭檔相當有印象,根據廣播社得到的資料顯示這兩個人其實都是今年的新生,而且都是男孩子哦!而且他們都有參加本次障礙賽跑,分別是位於第三跑道的葉修與他隔壁第四跑道的蘇沐秋,我們請他們揮手向大家打個招呼!』
司令台上一個大學部的青年抓著麥克風神采飛揚,說道最後一句時還特別揮揮手遙指向起跑線上準備的兩個人。
「呃,為什麼我們要揮手。」蘇沐秋默默舉起了自己的手,初中部的休息區立刻響起一片喝采。
「誰知道,他要我們舉我們就舉吧。」葉修也抬起手揮了一下然後牽上蘇沐秋的手,卻是收獲到班上同學們的鄙視,其中不乏燒掉和秀恩愛分的快一類的評語,葉修坦蕩蕩的頂著這些嫉妒保持微笑。
『好的,兩位新生已經接受到我們的熱情了,現在請大家放低音量,讓廣播社來給你們說說我們拼死挖出來的八卦們吧!』潘林咳了聲,從桌子底下抽出厚厚一疊講稿:『葉修,男性,第二性別Alpha,今年十六歲,是一名中紫級User,根據情報顯示愛用的武器是一杆長槍,不過不知道該名Weapon是誰。蘇沐秋,男性,第二性別Alpha,今年同樣十六歲,中藍級User,所愛用的武器是一把能重組變形的弓,同樣不曉得Weapon是誰。說到這裡這兩名倍受寵愛的Weapon真的不出面說出自己的身分嗎?廣播社有小禮物可以送給你們哦!』
「欸,有禮物耶,你要不要出去說一下那把長槍是誰?」葉修拐了拐隔壁跑道的蘇沐秋:「倍受寵愛的Weapon?」
「滾邊,你怎麼不自己去說。」蘇沐秋踩了他腳尖一下。
「我才不想。」葉修跳著喊疼。
這秘密只有你知道就足夠了。

『好的基本介紹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就讓他們邊比賽邊說說他們的事跡吧!啊對了對了,第八跑道上的是我親愛的室友李藝博!在這光耀美好的時機讓我們也一起為他加油吧!藝博加油!』
李藝博相當懊悔自己怎麼沒帶面具上場,或者早知道自己就也上台去播報這次的比賽,總比讓潘林一個人在上面暴走好。
他悄悄的朝司令台上豎了一個中指。
此舉好巧不巧被一個上士看見,默默的在心裡記下這個人。

『障礙賽跑第一關,跳過跑道上突起的障礙物!我們可以開始看見跑道打開,下方逐漸升起了本次特別找來的障礙──魔界之花!』
「……那是什麼?」蘇沐秋對眼前不到五十公尺處出現的一個像巨型海葵的東西打了寒顫,這是要從那個不明物體上跳過去的意思?他是普通人啊,就算體能好上一些他也是個普通人啊,那個物體有將近一層樓高好嗎?
潘林的聲音繼續從廣播裡傳出:『魔界之花,二十年前在馬爾斯小行星帶發現的物種,沒有眼睛卻能自動感測出附近運動的熱源,那些觸手上帶有吸盤,能捲住散發出熱源物體扔進消化袋中,不過動作相當緩慢。那麼選手們要如何度過這一次的難關呢?』
不,我覺得度不過。
李藝博眼神死的掏出自己的匕首勉強做個防身,然後義無反顧的跟著大家一起衝向了第一道關卡。
觸手移動的速度確實相當緩慢,而且一次十二個相較於牠顯得挺微小的熱源接近也使牠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攻擊哪一個。李藝博迅速接近後猶疑了半秒便貼上大海葵的身體保持不動,接著本來有一條正朝他接近的觸手便縮了回去。
很好,果然魔界之花只會攻擊運動間的熱源。
他暗自點了點頭,一邊注意著觸手的距離一邊貼著魔界之花的身體朝跑道另一側移動,然後在到達另一側而觸手又離他十分之遠的那一刻迅速起跑,一直跑道安全距離才停下來喘一口氣。
這時他就看見有兩個傢伙在觸手上吸盤之間的縫隙到處跑著,當觸手追在他後頭朝他伸來時一個翻滾竟然也滾到了安全距離,再注意一看又發現滿休息區都是感動的氣氛,而他的室友在司令台上不停重複方才被他忽視的一幕。
『真是太令人感動了!蘇沐秋選手挺身而出救下被觸手抓住的葉修選手!在單人賽場上人人都是敵人的想法就這樣讓他們顛覆了!喔我們看見蘇沐秋選手正在檢察葉修選手的小腿,葉修選手說了些什麼……他們現在朝第二關跑去!領先所有人往第二關跑去了!李藝博選手似乎此刻才回過神,一點也不示弱的跟在後方跑著!第二關並不困難,只要喝掉一升的飲料就好!我們來瞧瞧他們抽到了什麼飲料!』
可以閉嘴嗎潘林……李藝博很無力的跑著。

「哎?」
「哎!」
兩聲感嘆幾乎同時響起,葉修輕鬆愉悅的朝蘇沐秋晃晃手中的籤,接過一瓶鮮奶茶仰頭就灌。蘇沐秋就沒如此好運了,他拿過一瓶號稱是百分之百還原幾世紀以前地球上一種叫做豆汁的飲料,含進嘴裡那瞬間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快點,我可不等你哦。」葉修手裡的鮮奶茶已經剩不到半瓶,他終於理解健康委員讓他們不要多吃的苦心,腹中飢餓卻時可以讓他們很快嗑掉拿到手上的食物。
蘇沐秋臉部表情糾結扭曲好一會兒,才捏住鼻子一股作氣灌完一升的豆汁。
「有那麼誇張?」葉修失笑,一隻修長漂亮的手直直朝他伸過來。
「拿來。」蘇沐秋捂著嘴滿臉痛苦。
『好的我們看見葉修選手似乎是喝不完手中的飲料!蘇沐秋選手真不愧是好男人,既使自己喝到快撐不住還是從葉修選手手中接過飲料並喝完它!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情誼!是的他們現在互相支撐著朝第三關跑去了!』
真相並不是這樣的潘林。
李藝博緩慢喝著手上的紅豆湯,嗯,有點太甜。

『第三關!也是最後一關!麵包賽跑!』潘林已經激動得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拿著他的麥克風恨不得衝到最前方作實況轉播:『熱騰騰剛出爐的爆漿奶油麵包將發放給到達第三關的選手們,選手必須咬著它鑽過地上的網子,攀上終點線前的鐵杆並維持在最高點吃完它才能觸碰終點線!好的我們看見蘇沐秋選手已級快的速度穿過網子到達了鐵杆下方正準備往上爬……葉修!此刻葉修選手的小腿黏到網子了!果然是魔界之花的黏液,喔蘇沐秋選手往回跑!他鑽進了網子裡!他幫葉修拉開了網子!』
「啊,黏住了。」蘇沐秋突然說。
葉修低頭一看:「你白癡嗎?」
『哎呀蘇沐秋選手似乎害怕黏液再次沾到網子,竟然全程緊抓著葉修選手的小腿不放!哦他們出了網子依然保持這種姿勢,蘇沐秋選手果然是個好男人!是的他們現在以這種姿勢爬上了鐵杆……兩人都吃完了麵包!他們衝向終點線!看來這次的冠軍會是……是……咦?』
你們都太天真了。
李藝博傲然站在終點線上。
秀恩愛還想拿冠軍?沒那種事。
『這一場的第一名!李藝博選手!讓我們恭喜他!』
聽見室友的聲音,李藝博的心更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左
  • 說好的尊老愛幼呢?
    我覺得李藝博真的身心強健,可以在兩邊同時的傷害之下撐到終點。

    是說那位上士是誰?(不重要#

    誤會是謠言的起源,謠言是真相的開始
    不要大意地在一起吧兩位
    記得
    在你們身後碎落一地的
    不是因為輸給秀恩愛而破碎的自尊心
    是發現新世界所以開始重組的少女心

    恩我想我最近讀書讀得有點累了,去睡覺好了(?
  • 他在這方面相當強大,不然怎麼能忍受葉修一次次的打臉呢(#

    上士不重要,忘了他吧(咦

    欸我喜歡這段話#
    這兩位名花有主了下回趁早喔客官
    趁早可能也搶不到因為他們早就綁定囉客官
    要不換個心態一次愛上他們兩個吧###

    晚安(揮揮(?

    狐絳 於 2015/07/23 0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