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八勝二負,最後他們以這樣的成績拿到了雙人賽的出線權。
以他們一開始狂傲的畫風和贏過韓張兩人的實力來看,這算不上什麼很好的成績,畢竟沒人覺得還有人可以在這種情況下收了他倆,可事實是,他倆真的被收了,一收下來就兩場,這兩場都歸功於同一個名字:吳雪峰。
輸並不是輸在實力,而是輸在吳雪峰比他們多一年在外頭實戰的經驗,而且打法也出乎葉修和蘇沐秋的意料。他們本以為要不就一對一,要不就是一主攻一策應,結果整場打起來卻總覺得吳雪峰那邊只有另一個User在跟他們打,吳雪峰本人把自己稀釋到幾乎不存在,卻又讓葉修和蘇沐秋合力對付那個User時異常不順。
每個他同伴露出的破綻都會被補上,每個沒把握好的機會都會被捕捉,吳雪峰就像個影子似的完美融進了同伴的動作中,不被注意,而一旦忽視就是他的機會。
三分鐘的比賽太快了,葉修一時想不出有什麼破解的方法,畢竟他面對的這名對手本身不弱,在吳雪峰策應下更近乎完美,所以沒辦法先解決掉他再去解決後面那個。這點蘇沐秋也是,他想要先打亂對手的節奏抓取破綻,破綻卻被補好,想要先解決吳雪峰,卻又總是被他的同伴擋住。
之後這一局因為葉修被攻擊到的次數較多而被判負,再下一局葉修看看比分確定自己能上就直接放棄,去找吳雪峰多練了幾招嘗試破解,一年的經驗到底有差,試了近十次仍未果,葉修和蘇沐秋就這樣憋了一肚子的鬱悶疑惑和興奮參加隔天的單人預選賽,幸好吳雪峰單人實力真的不強,兩人雙雙取勝。
而蘇沐秋對上韓文清時意圖風箏他結果跑出比賽場地,葉修則被韓文清不曉得有意還無意的一踢小腿,擊倒,事後他盯著韓文清臉看很久還是看不出是不是對昨天的報復。

「我賭一碗泡麵,肯定是。」葉修說,他的小腿後來冰敷了十分鐘,走路一拐一拐的。
「班長可沒你那樣小心眼。」蘇沐秋仰躺在了床上,剛洗完澡不久頭髮還濕漉漉的,他也沒管就放著讓它們染濕他的枕頭:「要說起來,我覺得張新傑還有點可能。」
葉修噗哧一下,手抖了一下差點把拿著的東西直接扔出去:「他小心眼?那個嚴謹到不行的小朋友?沐秋你真的對他記恨很深,小心眼的是你吧?」
「竟然說我小心眼,不想吃晚飯了是嗎?」蘇沐秋朝葉修的方向威嚇一句,葉修立刻投降。民以食為天,可不是他沒準則。
「比起這個,我對吳雪峰那打法比較感興趣。」蘇沐秋又說。「似乎我們之前想過的破解方法他都被針對過,有所提防下我們的打法都不能成功。」
「並不是不能成功,只是我們還不熟悉,我是覺得熟練一點後應該可行,大不了我直接跟他戰以血換血頂著幾個傷挑翻前面的人。」既然糧食方面沒有危機,葉修也就繼續他本來在弄的事情,擺弄一會兒後順手去拉旁邊的抽屜:「說起來,在這種情況下討論這些東西合適嗎?」
「不然呢?你動作慢死了我不想點其他事情難道要我起來擦頭髮?」蘇沐秋說,抬起腳來踢了踢葉修的腰,被很順的直接扛到了肩上,皮膚泛著點粉紅:「我都躺平了你還不來?有功能障礙?」
妹的你功能障礙。
好幾次試圖被上未成功的葉修憤憤想著。
基於上次陽台邊沒做到最後,他們決定在寢室裡慢慢再來一次,這次準備齊全套子不說甚至還有潤滑劑,至於上下問題,PK結果決定。
「怕你疼的哭爹喊娘,沐秋我是為你好。」葉修拿著手上的KY,扭開蓋子後還在遲疑,上了一個Alpha這件事實在不在他的人生計畫裡,可是上了又好像很解恨啊到底該怎麼辦呢?
蘇沐秋還在繼續喊著:「謝聖上隆恩行了不?快快快,你再慢下去換我推了你。」
好吧臣要君上,君不得不上。
葉修咬咬牙,把軟膏擠在手上捂熱了就要探去,接著一聲敲門聲証明了有時候有讓你反攻的機會你也沒得反攻。
好吧本來這時候保持姿勢安靜一會兒裝沒人也就沒問題了,可是葉修和蘇沐秋卻很驚恐的聽見了鑰匙打開門的聲音。
有他們房間鑰匙的人有誰?除了他們自己之外就只有舍監以及,蘇沐橙。
兩個哥哥連滾帶爬衝下床,他們從未覺得浴室離他們這麼遠過,於是當蘇沐橙提著一籃家政課作的蘋果派進房時只看見靠在一塊兒的兩張雙人床,其中本應該在一張上面的被子離奇的夾在浴室門邊,在她眼前緩緩抽進去。

不小心,打擾了什麼嗎。

蘇沐橙淡定的將籃子放在桌上,四處嗅嗅氣味後確定並沒有任何蜂蜜味或是檸檬味才安心坐下。
在非易感期時?
他們終於進展到這一步了。
蘇沐橙不知道為什麼就有種我家哥哥初長成的感嘆,不曉得什麼時候該做點紅豆派帶過來。
然而很可惜的現在她只有蘋果派,於是她打開籃子,用餐刀切下一片慢慢吃掉,接著又把籃子蓋回去,什麼也沒帶的離開房間,離去前貼心的幫忙落了鎖。
而就在門鎖喀答聲響起那一秒浴室的門猛的被踹開,蘇沐秋抱著葉修連帶被子就往床上扔。
「葉修你,找死嗎?」
「唉,我又沒有怎樣。」葉修聳聳肩,把自己從被子裡掙脫出來,身上早已一絲不掛,這點蘇沐秋也是,不過蘇沐秋面色顯然潮紅多了。
「你還說沒有!剛剛沐橙在外頭你!你居然你!」
「嗯?我怎樣?」葉修仍然一臉無辜,抬起腳貼上了蘇沐秋完全充血的器官,腳指沿著上頭突起的青筋滑動,輕磨著前端下方的凹陷處,就跟他在浴室裡偷偷對蘇沐秋做得一樣。
基於方才妹妹在外頭不敢喊聲也不能大動作阻止葉修的情況下,蘇沐秋只能拉著葉修瘋狂接吻,把爽出來的聲音通通壓進葉修喉嚨裡,搶奪他的氧氣算是報復。
「沐秋,我還感冒著,你就不怕被我傳染?」葉修挑著眉,腳下動作未停,上頭已經沾了一層濕滑透明的液體,液體有多少,蘇沐秋的身體就有多興奮,本來葉修還想這樣能不能讓對方繳械一次,結果事實是他太天真,蘇沐橙沒一會兒就走,變成他要面對一隻沒啥理性的野獸。
老天都在幫蘇沐秋。
「去他的感冒。」蘇沐秋啐了一口,把葉修用一邊的被子裹一裹出了浴室。

「喂喂喂,沐秋你冷靜,我們好好談。」
「還聽你的話,我特馬找死。」蘇沐秋把葉修整個人翻過來讓他趴好,潤滑劑還在床上擺得好好的,他此刻也沒去想蘇沐橙是否看見使用過的痕跡,直接拿過來往手上擠了一大坨全往葉修臀縫和大腿內側抹去。
「沐秋潤滑不是這樣做,你想讓我痛……」葉修一驚回過頭要喊,直接撞上了蘇沐秋黏過來的唇吻得難分難解,蘇沐秋叼著葉修的舌頭用力吸了一下,吸出葉修一個悶悶的鼻音。
「腿夾緊。」他說。
一個炙熱的硬物霸道的卡進葉修臀縫到大腿之間,蘇沐秋雙膝跨在葉修兩腿外,伸手把他的腳壓得密合些,接著一手圈在葉修抬頭的性器上快速套弄,一邊就動起腰不管不顧的抽插。
「唔、嗯沐秋!」
葉修猝不及防被頂出了黏膩的聲音,火熱的東西在他臀縫間磨擦著,每次向前都會觸碰到柔軟的會陰,或是不小心擦過濕滑的穴口,葉修覺得被磨過的地方開始發燙,連帶前方蘇沐秋越來越好的手技,整個人都開始飄飄然。
「葉修,轉過來。」蘇沐秋的鼻息噴灑在葉修左肩,柔軟的髮絲蹭著他的耳朵和頸部,蘇沐秋咬住他漸漸繃緊的肩膀,狠狠吸吮出一個紫砂印記。
「嗯,沐秋慢點……太、哼嗯太快了。」
葉修喉嚨抖動著偏頭讓蘇沐秋親吻,沒嘗過的快感讓他腳軟得幾乎撐不住,卻依舊努力夾緊,他可以感覺到蘇沐秋的東西是怎麼揉開他臀部和腿間的嫩肉,帶著讓他痴狂的熱度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紅痕,他甚至可以感覺出那東西的形狀,霸道的緊緊嵌合在他身上。
在腳幾乎發酸到快麻掉時,蘇沐秋的動作一頓,有個東西在葉修腿間脹大,飽脹的前端抵著會陰處磨蹭著射出一股白濁的液體,而葉修也在蘇沐秋收緊的手上達到了高潮,精液一股一股的滴在揉皺的被單上。
「……明天走不了路,你害的。」
沒有蘇沐秋托著腰,葉修幾乎無法維持趴跪的姿勢,雙腳打著顫,大腿內側到臀縫間一片幾欲滴出血般的艷紅,蘇沐秋放任他翻個身躺到了床上,手伸進腿側揩掉了一層潤滑,用舌頭舔了上去。
「喂……別第二次了,我累。」
「幫你紓緩一下而已,放鬆。」蘇沐秋好笑的拍開纏到他頭上的腳,在緊繃發顫的肌肉上邊舔邊按摩:「是誰先勾我上床的?活該。」
「說起這個,贏的明明是我憑什麼你上我?」葉修舒了口氣,感覺麻掉的腳在蘇沐秋稱之為『按摩』的吃豆腐行為下舒服多了。
「因為你功能障礙。」蘇沐秋說。
……你妹的功能障礙。
葉修憤恨。

就這樣,蘇沐橙好心要帶給哥哥與葉修的晚餐被他們放涼成了宵夜,而當晚他們也懶得洗床單,直接擠到另一張乾淨的床上沉沉睡去。
隔天,葉修的感冒離奇的好了,而蘇沐秋並未出現感冒症狀。
也就是說感冒確實傳給別人就會好,但可以用一場肉化解掉,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