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十分鐘一過,葉修和蘇沐秋再次站上操場中央被粉筆圈出的比賽場地,葉修照例提著卻邪,蘇沐秋挽著古褐色的長弓,他們看見對面韓班長從手指到手腕都覆蓋一層像是金屬的盔甲,上面紅光繚繞。
「嘿,我上次用的時候可不是長這樣,小張你對你的武器做了什麼?」
裁判喊著比賽開始前,葉修朝著不到五米外的男孩說道。
這武器帶給他一種從沒有過的壓迫感,和上次葉修共鳴出來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而且他可以感受到這並不是它的全貌,如果這份代碼能夠完全被User解讀出來,百米開外低等級的Weapon見到都得跪。
但就算是現在這樣的未完全型態,第二主體只是淺綠又靠得挺近的蘇沐秋臉色已經不太好。
威壓。
這個武器在韓文清手裡帶出的特殊能力是威壓。
蘇沐秋皺了皺眉,幸好對方並不知道自己有一半算是個Weapon,不然一被那股壓力特別針對又近身,他根本打不了。葉修也看出來自家搭檔的不適,一個眼神確認蘇沐秋還可以打後不動聲色的對上韓文清。
「這個我來,你去干擾Weapon,小心點。」
「知道。」

裁判手勢落下,蘇沐秋拉弓放箭,一支箭直直朝韓文清飛去,而蘇沐秋看也不看會不會命中,立刻轉移目標迅速朝張新傑奔去,結果卻發現本該是後勤或較柔弱反正不會直接跟他打正面的Weapon也直直朝他奔來,手上拿著衝鋒槍。
What?衝鋒槍?
噠噠噠噠的子彈迅速朝他射來,還以很微小的幅度掃射出了扇形區域讓他想稍微偏身躲開都不行,蘇沐秋就地朝右翻滾躲過第一波射擊,長弓順間重組成弓弩,起身間咻咻兩箭已然飛出。
「小張你這就不對了,未成年怎麼可以拿槍械快放下。」
張新傑彎身躲過弩箭,順著蘇沐秋跑動的方向又打掉一排子彈,喀達兩下換掉彈匣再次瞄準,一句話都沒回。蘇沐秋當下就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現在的小孩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你們霸圖都怎麼教人的?」
蘇沐秋又把話頭轉向韓文清,眼睛卻不曾從張新傑身上移開。這個才十三歲未滿的小孩竟然有膽量拿衝鋒槍跟一個User對抗?有意思。
然而蘇沐秋不得不防,User說到底還是人,雖然有運用Weapon武器的能力,被子彈打到還是會死的,就算這種比賽用得是軟彈淤青也是難免,他可不想在身上留下太多不光榮的傷疤。
蘇沐秋開始思考著他是不是該稍微作弊一下想辦法弄出個毒氣箭還是什麼的,上場一掃冠軍我有。但不是現在。張新傑換彈匣的速度熟練迅速,掐的時機也都是一些剛好自己不能對他造成威脅的時候,眼光毒辣到讓蘇沐秋都覺得有點難搞。
還有三管彈匣,一管十顆子彈。
蘇沐秋算著。只要想辦法躲過這一波,他就有辦法近身直接對對方造成攻擊,頂著幾發軟彈都要奪走那把衝鋒槍。
又是一排子彈掃射而來,一共九處落點,其中一處兩發子彈。蘇沐秋朝後彎腰躲掉迎面而來的一顆,一手撐地後空翻後向左滾,接著朝前跑三步急停,再一個左前側方空翻。子彈追著他的移動角度險之又險的擦過,彈頭埋入泥土中揚起一陣塵土,但就是沒一個傷到他。張新傑扔掉空彈匣趁著蘇沐秋翻身未起時裝入一管新的……
啪。
一顆小石子自沒預想的角度甩來正中他的手,彈匣匡噹一聲落到地面,此時再撿已來不及,蘇沐秋彎著弓,精準的描上他拿著槍的右手。
「把槍放下。」他說,配上笑得燦爛的一口白牙。「葉修,謝啦。」
「不謝。」抹掉嘴角邊為了扔那顆石子被抓到機會揮上一拳流出的血液,剛退開幾步遠的葉修朗聲說道,雙眼緊緊盯著韓文清的一舉一動。
剛才也是這樣。韓文清想。明明視線一直都鎖定在自己身上,又是怎麼抓到那麼恰好的瞬間將不知何時撿起的石子扔出去?
「喂,要我好心提醒你回神嗎?」
眼睛一飄,橫過來的就是那杆黝黑的長槍,橫掃下盤之餘故意貼近的葉修的臉近在幾呎,但剛反應過來那人手臂一收腳步輕點,一躍之後貼上臉的就是明晃晃的槍尖。
「你不該讓沐秋近了小張身的,近戰那股華麗樣我都不一定能贏。」葉修說,看韓文清扭頭躲過槍尖一拳朝他打來也不急,持槍兩臂反轉,攔下攻擊更藉力使力的全身位移九十度,一腳狠狠往對方背上踹,槍尾掃脛骨,擊倒。
「平手而已。」韓文清說。
「平……?」
葉修一愣,兩個出局的名字幾乎同時從裁判口中喊出。

受迫性擊倒,韓文清。
失去戰鬥能力,蘇沐秋。

聽見不在預期中的名字,葉修立刻往蘇沐秋的方向看去,只見約略四米外的地方亞麻色頭髮的少年四肢著地艱難的趴跪著,泥土地上一片溼潤的汗水痕跡,旁邊散落著幾把防身小刀。蘇沐秋好像剛經過什麼痛苦的事似的疲憊的喘著氣,除此以外倒是一點傷口都沒有。
接著第三個出局名字傳來。

越出比賽場地,張新傑。
獲勝組別,葉修與蘇沐秋,休息半小時後再開始下一場。


「沐秋!你還行嗎,氣喘得上來?」葉修肩上搭著對方的手,半扛著蘇沐秋離開比賽場地,一坐下蘇沐秋就脫力的往後趟在草坪上大喘,全身都是汗。
「張新傑那小子……心夠髒的。」蘇沐秋邊喘邊說,蝕骨似的疼痛依稀殘留在身上各個角落,整個人都像是劫後餘生般癱軟無力。
「他做了什麼?」葉修扭開一瓶水,灌掉半瓶後將瓶子放在了蘇沐秋邊上:「我看韓文清輸了之後他就自己退場了。」
「那是因為他知道對上你沒贏面!」蘇沐秋猛地撐起身來吼了一句又倒下:「……張新傑的能力太強,自己都不能完整掌控結果他竟然拿這缺點來當攻擊手段,他才十三,真是太可怕了。」
「所以他到底做了什麼?」葉修仍是不解,近身情況下應該是沒人能擺脫蘇沐秋華麗的攻擊模式才對,怎麼不但贏了還贏得這麼漂亮?
「他利用了我是個User這件事。」蘇沐秋說,搆到了水瓶仰頭往嘴裡灌了兩口:「我到了離他足夠近的位置時,他放開了對自己資訊流的禁錮,接著把我對他反射性的輕微共鳴當成是User要奪取Weapon第二主體的信號,行使了否決權,然後我就被共鳴的反噬雷的裡嫩外焦,媽蛋痛死了……」

當User意圖在Weapon不同意的情況下拿出對方的武器時,就會被強烈的共鳴反噬,隨著Weapon越不同意,疼痛的程度會越高。對於蘇沐秋這狀態,張新傑恐怕是一個簡單充滿霸圖氣息的「滾」字吧。
反正也只需要一瞬間的劇痛就足以讓毫無準備的蘇沐秋失去戰鬥能力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被直升機撞過般的疼還是讓他心有餘悸。

「葉修我警告你,要是我哪天拿你的弓你給我搞這東西,回過神第一件事就是打爆你外加一星期只能吃泡麵,別忘了你的錢在我戶頭。」
「是是是知道了。」拜託我可不想讓你痛成這樣好嗎?葉修默默的笑。你這像是什麼哀家怨婦,還錢在你那邊呢?
「同學,麻煩有誠意一點。」蘇沐秋翻了個白眼:「還是你希望我現在去請張新傑也給你來一回?……唉我操?」
蘇沐秋還沒有講完,一片陰影蓋上來直接在他眉心上吻了一吻。蘇沐秋兩眼瞪著傻了,莫名奇妙一抹紅就從脖子爬到了整張臉。
「……我去蘇沐秋你不是吧,這樣就臉紅?」
葉修一吻完看到反應也傻了,他們平時畫風不是這樣的吧,這是突然少男心發作的意思?蘇沐秋你悟了?悟了回答一聲看要調侃還是告白我斟酌著看啊。
而這一幕落在偶然來採訪今年特別班派誰去比賽的大學部廣播社社長潘林眼裡,突然覺得他室友講的什麼中紫級User與他搭檔間無人可比的友誼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兒,這兩個不是在處對象就請狠狠打他臉吧!他要回去找李藝博好好談談,花邊小報秀起來!校慶熱鬧炒起來!快倒閉的的廣播社活起來!
一代打臉搭檔的第一次打臉,從大學培養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