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paro

*全員短篇向(本章微草)(有方王)

*畫風過於奇葩請小心食用


---------------------------------------

──微草陰陽苑全新開張!除妖抓鬼下斗無所不能!一次只要七九九!

嘶──。
還是不行,交給公關部的來吧。
微草經理看了看大門上式神剛掛上去的布條,搖搖頭還是指揮著他們把它徹下,微草陰陽苑剛成立滿三百周年,又適逢大當家換人,本來想試試自己寫出震盪人心廣告詞的經理考慮足足三個時辰還是只想出如上題詞,心灰意冷的他決定還是回去修練靜心,或者打點瞌睡。
正這麼想著,他就看見他們家綠灰相間的圍牆邊翻出一道瘦高的影子,鬼鬼祟祟的撩起長長的下襬綁在大腿上,平日盤起帶上高帽的夜色長髮隨意用條繩子紮著,一轉身便若無其事走上去城裡的道路。
經理還來不及喊呢,又是一道身影翻了出來,這個倒好,連正常一點的衣服都不好好穿了,一盆水潑上去都能完全黏在身上的內襯衣都敢穿出來,頭髮盤是盤了,可配上裝束就顯得不倫不類。這個人影一出來先左看右看,捕捉到前一個身影就踩著木屐啪啪的追上去,快接近時卻又停下來好像根本沒追的意思,人影拐了道路他跟著拐,人影走快點他就走快點,人影停了他也就停了。
之後他們有了一番對話,講完照樣跟緊緊又裝沒事,經理抽抽眼角打個呵欠。搞什麼呢這半大不小兩個孩子,把自己整得跟活寶似的,而且這關係到底是算好還是不好他也不曉得,偏偏前腳那一個是新任大當家,後面跟上去那個是他們的新人小治療師,論輩分和經歷後面那個肯定大點,但論起吸引眼球的風波什麼的前一個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沒看都吸引到一眼大一眼小啦?
喔,他絕對不是大當家的黑,相信他。
唉算了,新人自有新人的磨合和相處方式,俗話說得好,男人的友誼從互毆開始,他這一身老骨頭還是別晃進去參和了,回頭睡覺、睡覺。
欸?什麼?孔子惡晝寢?
沒說過現在是深夜嗎?


第二十八次。
王杰希克制住自己往後面那個人臉上扔一把符紙的第二十八次沖動,再次加快了速度。
第二十九次。
方士謙看著眼前第二十九次想把他甩開的大當家身影,邁開腳步跟了上去,接著發現自己被動拐進了條小巷子,巷口前險些直接往突然停下轉身的王杰希臉上撞下去。
要知道他倆身高差不到三公分,一個下去就是撞斷鼻梁的節奏。
「你怎的一直跟著我?」王杰希眉尖一挑,抬起下巴直直就看進對方那雙墨綠色的眼裡,整個不耐煩的語尾一挑一勾:「前輩?」
方士謙差點咬了舌頭。得瑟,再得瑟啊你,裝什麼小大人,身高我比你高年紀我比你大,前輩兩個字讓你咬得那麼重想強調什麼?老子我不過就想出來吃頓麵當消夜,勉強想跟你聊聊天培養感情錯了嗎?
啊呸、培養什麼感情,培養微草核心之間的默契!
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少年心性的一點彆扭和害羞,想跟人講話交個朋友又不敢,本來嘛方士謙也不是這麼難以開口得人,可誰讓他之前那樣對過對方。
唉好吧不說出來的一部分也有,這個大當家術法固然厲害,可是說話有時太理性不近人情,誰曉得惹了多少暗地裡的仇人,他不看著可不行。
怎麼說他都是微草現任的治療師。

王杰希等不到回答,轉身拂袖就要走,卻被一左一右兩隻式神擋了路,兩隻各有兩條尾巴的貓喵喵叫著就是不讓他過去。
「防風,一邊去,夏草你也去旁邊,別擋我路。」王杰希把式神按在一起推了開,卻沒攔到後面那隻最大的,方士謙一拐身直接自己攔到他面前。
得,那麼大隻,看不出來挺靈活。
很好現在三隻都在同一邊也就是另一邊沒障礙物了,王大當家第二次轉身捏起提速訣直接開溜,沒個加速技能的方治療根本趕不上,只能眼睜睜看人越跑越遠轉進不曉得哪一間小吃攤去了。
嘖。
方士謙氣呼呼隨便循了家麵攤,坐下來點了三大碗炸醬麵吸溜吸溜的吃,防風和冬蟲夏草踩在他肩上爬來爬去,時不時把他頭踩進碗裡糊他一臉醬汁。
「小冬你故意的是吧?告訴你自首無罪。」方士謙抽張紙巾擦擦臉也不氣,把其中一隻黑白花紋的撈下來放板凳上,一晃眼貓就變成了十歲的人類小孩模樣,毛皮化成了灰衣,只可惜兩條尾巴和一雙耳朵還留著。
小孩坐下來端起一碗麵,老氣橫秋的拆著一次性免洗筷:「你還生杰希的氣啊?幼不幼稚。」
「你個小孩兒沒資格說我,吃你麵去。」方士謙招手又叫了兩碗來,原本三碗都是他的,被這式神搶了一碗一會兒肯定另一隻也要一碗,那他豈不餓死。
後發育期的青少年得吃,不然長不高。他可不想輸給那姓王的小子。
「說啥啊我六十八歲了,你得叫我爺爺。」冬蟲夏草叼著筷子,小短手橫過桌子去搆了根湯匙:「你呀,早點跟杰希認錯道個歉不就好了?何必呢?」
「認什麼錯,我又沒錯。」方士謙滿臉吃到椰子殼的表情。
「那你又幹嘛不好好跟人打招呼,擺明心裡有鬼。未成年人就是未成年人,真好猜。」冬蟲夏草說。
「我十九了,吃你麵去小孩兒。」方士謙道。突然他肩膀一輕,果不其然是防風爬了下來,一化身又是另一個孩子,臉孔跟另一個一模一樣,只不過這個斯文多了,安安靜靜拿起筷子就吃。
這不是個好兆頭。
防風安安靜靜時只有兩種可能,一冬蟲夏草受傷,按照六十八歲的小孩貓又還在他面前蹦踏來看只能是另一個。
王不留行在這裡。

肩上站個一隻小貓的王杰希看見方士謙在這裡時也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進了店子,店小二招呼的位置正好就在方士謙正後方。
王杰希也不彆扭,大大方方入了座,一招手三碗炸醬麵,看看變成人型的王不留行,又多喊了一碗。
「吃那麼多。」方士謙道。
王杰希轉頭看看方士謙桌上兩個空碗和手上一碗剛煮好的麵:「前輩不也一樣。」
「我在長高。」
「我也是。」
「我比你高。」
「請加油保持。」
由方士謙挑起的話題沒任何營養,說起來連寒暄都不算,冷漠的氣氛維持到了他把麵吃完都還破不了冰,方士謙又嘖了一聲。
「怎麼來這間店?」他道,有什麼說什麼試圖挑起另一話題。
王杰希剛夾起一筷子麵條又放了下來:「這間的炸醬好吃。」
「哦。」方士謙看著空碗:「你喜歡炸醬麵?」
「普普通通。」王杰希說。
「我也覺得普普通通。」方士謙點了兩下頭,若有所思:「唉不對,這樣你幹嘛來吃麵?」還一次三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狂熱信徒。
王杰希很無奈:「那前輩做什麼來吃麵?」
「因為我想吃啊。」方士謙下意識的回答,結果一說就被自己逗笑了。人家想吃就想吃,你管他喜不喜歡,他根本就不在意好不。
方士謙想通了就沒停下過吵人,王杰希很快發現讓他安安靜靜吃完這頓消夜純屬不可能的事,只好跟著方士謙扯個天南地北的沒營養話題,雖然他並不能理解對方在想什麼,不過距離那件事一個月過去了,除了有些術法上的問題或人員配置會被這大自己不到一年的前輩針對外基本不討厭,好好對話其實沒差。
在冬蟲夏草眼中幾乎沒個重點的對話愣是被持續了快半個小時,王不留行和防風吃飽後變回貓又鑽回空間休息,夜有點深,又該是小妖們跑出來玩的時間,微草值班巡視的人應該已經換過一輪,他們再不趕著回去就要被巡到大當家房前的老頭抓到了,那可是三千字的悔過書,陰陽苑裡就沒人想寫的。
幸好王杰希很準時的吞掉最後一口麵,讓店小二把帳記在微草上便起身,從現在開始小跑不用十五分鐘便能回去。
冬蟲夏草跳到方士謙肩上喵了一聲。

屋毀樑斷。

人群尖叫著奔出屋外時,方士謙驚恐的望向小貓:「你什麼時候有這能力?」
「別看我,看好你的大當家。」冬蟲夏草拍了他一貓掌。
「哎?」方士謙四周看著,王杰希已經爬上了屋頂,符紙捏於指縫間,而屋外,一只巨型魔物張著利牙森森然的看著他們。
方士謙不爽的拿了張板凳扔上去。
該死。
注定悔過書。

當看見自家的奶把自己當DPS用抄了板凳跑上來時,王杰希並沒有太驚訝。他夠強,方士謙在戰鬥中起到的作用不是個待在後方要人保護的柔弱治療,它能保護自己、保護隨團出征的夥伴們,也能使敵人難受。
比如現在,借用了冬蟲夏草靈力附魔的板凳一下一下往魔物身上抽,打得是不怎麼痛,可畫面張力十足活像被老媽子拿板凳趕出家門的野狗,魔物傲氣的自尊心怎能忍?結果一回頭要拍,這治療師就沒命的跑了,邊跑邊向魔物扔出不曉得哪邊學來的嘲諷。魔物這邊要應付微草大當家軌跡不定的攻擊,一邊要忍受不疼但干擾力十足的騷擾,沒直接瘋掉都算精神力驚人。
這隻魔物顯然精神力不高,糾纏幾分鐘後便憤怒的直撲方士謙那一方位,利齒獠牙狠狠往身體柔弱的人類身上招呼。
方士謙露齒一笑,捏符橫亙於前,一串流利的咒言順暢的從將成年未成年的人口中吐出,手上符紙光芒越盛。
『太慢了!愚蠢至極的陰陽師!』
魔物咆嘯,張口往方士謙頭上咬去,腳底下卻突然五芒星咒大盛,重力將牠扯回陣法內,灼熱紅蓮之炎傾刻間將牠魔身連同靈魂焚燒殆盡。
陣法出現得快收回也快,一會兒,該處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的站著兩名少年,方士謙手上的符紙還發著亮光,跟照明燈似的。
實際上那本來也就是照明用的咒,用來欺騙人眼睛的,方士謙的靈力性質與殺傷力強大的咒法不合,他只是個柔弱的治療師……柔弱兩個字可以打上個問號。

「有沒有哪邊受傷?」方士謙給自己拍拍衣服撣掉灰塵,拿他大治療的眼力上下掃了王杰希身上幾回,意思意思在擦傷上扔個防魔物毒素浸蝕的小法術便告捷。
王杰希倒也習慣這種沒等他回話就被處理好的待遇,冷靜的打量下方局勢準備隨時開溜,方士謙一看他抽出飛行符連忙按住那隻手。
「王杰希你不厚道,自己一個人跑小心我下次放生你。」
「前輩。」王杰希更無奈,沒他提早布置的那個紅蓮熔岩陷阱,方士謙現在不死也重殘。雖然他覺得方士謙可以靠無止盡的治療靈力跟那隻魔物磨到天長地久。「你可以踩著屋頂跳回去,我慢慢飛。」別浪費你一身貓一樣靈敏的運動能力。
方士謙想了想,好吧勉強可行。
於是這個城鎮又多了一個暗夜魔物來襲,讓一個走路不沾地的鬼魂和人型大貓收服的故事。
當然,這是後話了。
鬼魂和大貓還是沒來得急回去,正忙著趕他們的悔過書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