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打著鬧著,花了比預估長一些的時間才到了檢測中心前方,檢測中心是個扁圓形的建築,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從兩側延伸出去的八個連接管道分別接在不同建築物上,一些是實驗室、一些是軍官休息室,還有檔案資料庫等,也有一條連接到主校舍,但並不對普通學生開放,因此要到檢測中心大部分人還是得繞一大圈用走的,像葉修和蘇沐秋一樣。
整體巨大的建築像隻張牙舞爪的蜘蛛,大門邊用來挑高的兩根柱子活像飽含毒素的犬齒,等著獵物自動走入它的口中。
……如果有口的話。
「葉修,入口在哪?」蘇沐秋左看右看,疑似是大門的地方走近才發現是面防彈等級的玻璃牆壁,怎麼推都沒有反應,看起來應該也不是設計來讓每個進出的學生打爛用的。
「喔,入口啊。」葉修往上一指,直指到三層樓高位置處一扇自動門:「那裡。」
「怎麼上去?」蘇沐秋開始質疑這棟建築物設計者的惡趣味了。
葉修簡略的搖個頭,說:「我不知道。」
「你、你不知道上次怎麼進去的?……你和陶軒走主校舍的通道?」蘇沐秋看著葉修點頭後立刻一臉特馬你逗我啊,讓我花時間和你來這邊站著仰望天空?葉修你真的有病,吃藥去!
「反正在這邊等等,陶軒讓我來拿耳環,讓他再帶我們上去不就好了。」葉修說,走到其中一個柱子旁就坐下了,還真有幾分就這樣等下去的意思,蘇沐秋不得已只好也挨著他坐下。
「沐秋。」
「怎樣?有話快說有……」
「你想好單人戰怎麼打了沒?」
「單人?」蘇沐秋這才意會過來這人說得是周末的出場隊伍預選:「就打過去不就好了,有很大的問題嗎?」
「提醒你小心些,你拿弓被近戰纏上會挺危險,這邊可不比外面。」雖然沒說過Weapon選擇,葉修可篤定了蘇沐秋肯定拿他的弓上去打,操場圍一圈那種像擂台一樣小又沒有遮蔽物的場地,對蘇沐秋而言相當不利。
蘇沐秋拍拍他的肩:「你安心吧,你的弓不還有特殊能力沒用上?」

每個Weapon的構造都是相當複雜的,代碼排列的過程中,根據共鳴程度的不同,User可以運用的方式就不同,這些不同的運用方式蘇沐秋就管它們叫特殊能力,反正別人用不出來,只有他蘇沐秋能使用的也夠特殊。
而他一直都致力於開發葉修武器的各種使用方式,最近聽他說找到了一款新的,不過分析時一直碰壁就先擱置。

「你讀出來了?」對於現在又提出來的這事,葉修瞪大了眼。
蘇沐秋回給他一個足以使三月雪融化的溫暖笑容:「沒有。」
葉修的手直接捏在他臉頰上把笑容擴大:「沒有你還說得像有那麼一回事。」
「快有了嘛,我覺得我漸漸看出規律來了。」蘇沐秋沒急著拯救自己的臉,反而偏頭在葉修手指上舔了一下,那隻手一抖就收了回去。
「這是外面,沐秋,收斂點。」不明顯的薄紅直接燙上葉修臉頰,蘇沐秋滿意得語尾都在飄。
「是,回去說。」蘇沐秋意味深長的舔了舔唇角。
剛下來準備找葉修的陶軒遠遠見到這一幕,突然不曉得怎麼插進這個對話了。


透明的小盒子裡,一抹木槿紫色靜靜躺在鵝黃天鵝絨布上,樣式按照葉修的要求做成了耳夾式耳墜,葉修接過後看了一眼就遞給蘇沐秋。
「幫我戴。」
「麻煩。」
紫色的耳環明度並不高,襯著邊環鑲嵌的淺灰色低調的張顯它的存在。蘇沐秋讓葉修轉過頭,修長手指撥開烏黑的鬢髮攏到耳後,輕輕在弧度漂亮的耳垂上抹過幾下後將耳夾夾上。
「行了。」蘇沐秋換幾個角度看看後鬆手:「挺適合你,果然人要衣裝。」
頭髮垂下後耳環很不明顯,一縷若隱若現的紫更顯得神秘。
「我請陶軒幫你弄個差不多樣式的,等你顏色出來染上了就行。」葉修撥弄了一會兒耳墜,一邊盯著蘇沐秋現在還毫無一物的右耳,想像那兒能有個與自己相同的耳墜的樣子。
「好主意。」蘇沐秋說,目光轉回快要石化的陶姓少將身上:「陶軍官,麻煩您帶一下路?」
「……請跟我來,閣下。」陶軒從三樓拉下了摺疊梯。

User的檢測比較費時間,蘇沐秋做測驗的同時,葉修就在外頭走廊隔著透明玻璃窗看他,一下子沒了經濟壓力後生活中多出了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讓他思考很多事情,比如蘇沐秋只知道他家從商,卻不曉得他就是那個葉氏家族的長孫,葉修要想想萬一哪天帶他回家,要怎麼介紹那一堆可怕的親戚給他認識。
又比如他從頭到尾都在隱瞞自己第二性別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家裡長輩對於非Alpha不可從事較危險工作的歧視,他大可不用這樣靠半永久的藥物改變自己的性別,不過就算自己現在確實是個Alpha,他還是覺得不把之前的事說出來,就有種欺騙蘇沐秋的嫌疑。
當然要改變回來也很簡單啦,只是還不是時候。
再來就是感情,在他們兩個人之間,被他有意圖的增溫的感情,葉修相信蘇沐秋也對他有意,但喜歡和能接受是兩回事,尤其是蘇沐秋那個某些地方很聰明某些地方又很蠢的人,要解釋還不知道從何解釋起呢?
陶軒在玻璃正下方,葉修的正對面坐了下來,逼得葉修不得不暫時把視線從蘇沐秋身上挪到他臉上。
「有什麼事嗎?」葉修問。
「我想請問,你們有把握在這次校慶活動的雙人賽事中拿到冠軍嗎?」陶軒說,雙眼笑著微微瞇起,就好像葉修從小看過無數的所謂商人的眼光,卻又不是那種眼裡只剩錢的完全無良心商人。
這種人,可以跟他做一筆利於己的生意先行試探。
葉修唇角一勾,平常是懶得管,不然做生意這塊他哪邊不會了?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問我們拿不拿得到冠軍?」他問。
「我知道你們都想加入開拓隊,現在我手上有個小專案缺人,想推薦你們,但又少了說服其他人的理由,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在比賽中拿出最好的成績。」陶軒笑笑:「這你們做得到嗎?」
想推薦我們?一部分應該是想展現你看人的眼光吧,子爵大人。
想是這麼想,葉修卻也不想放棄這個機會,既然子爵大人想要這麼個虛名就拿去,只不過好處大家分,我不拿點薪水只做白工未免太辜負了葉這個姓氏,就連蘇沐秋也不能要我做白工,他得拿自己來還。
葉修想了想之後相當直率的說道:「不行。」
「不行?我想我可以為你們提供協助。」陶軒往前傾了傾身準備和葉修詳談,可是那個說了不行的人卻一臉輕鬆的看著他。「閣下?」
「嗯?」葉修回了個聲。
陶軒還在奇怪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緊張,剛一開口,蘇沐秋卻從門口出來了。
「啊零零碎碎一堆測驗煩死了,葉修久等啦,今天想吃什麼儘管說,學生餐廳裡的菜色只要有開的我都能請!哦?陶軍官你也在?既然你在那耳環有辦法現在給我嗎?再來一趟太遠了是人都不想幹啊。」
「沐秋。」葉修打斷了他:「陶軍官問我們,有沒有辦法在校慶比賽中拿出我們所有的實力拿到最好的成績。」
「啊?這不明顯不可能嗎?」蘇沐秋想都沒想就說出來了,接下來他的話搞得陶軒一臉黑線:「我和葉修那麼強,動動指頭都贏了怎麼展現我們最高的實力?這也太困難了吧?」
看見陶軒那整個窘到的表情葉修滿心舒爽啊,看到沒,這就叫高手風範!那個蘇沐秋我把表現的機會讓給你,一頓飯請的值吧。
不過長官面前葉修只能選擇繼續憋笑:「沐秋,陶軍官問我們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你跟他談談?」
「哦?好啊需要幫助的可多了。」蘇沐秋一轉身直接坐到葉修那張椅子上,看得陶軒都想吼個少年你行行好,旁邊椅子那麼多你這樣一擠跟坐大腿有什麼差別,不要欺負單身漢好嗎?
蘇沐秋可沒管他表情從太陽西昇一路扭曲到黃河遠下峽谷間,一則一則要求說得可煞有其事了,什麼「歷年校慶所有比賽的視頻」、什麼「給他們個面具,武器可以公開但是可以不透露背後Weapon是誰打起來比較神秘」,一直到第二十幾條時陶軒已經被說得一愣一愣的,連「雙人房應該為兩張雙人大床」都答應了下來,天曉得他都應允了些什麼不實用的東西啊?
幸好一小時後蘇沐秋的檢測結果出爐,陶軒早早給了耳環早早跑路,這兩個小朋友,以後還是得做足功課才來跟他們玩耍,不然就是把自己陪進去的節奏。陶軒淚流滿面。


多花了這一小時,學生餐廳裡該關的都關了就剩一些消夜攤,蘇沐秋和葉修一人點一份滷味拎到外頭陽台邊吃,風有點大,寒意幾乎要讓他們手上的滷味涼透了,中藥味從碗裡飄散出來,一下子就被刮得無影無蹤,葉修夾起一塊熱騰騰的米血到塞進嘴裡時已經半涼。
「葉修,不覺得有點無聊嗎?」蘇沐秋正在夾著幾條煮過的王子麵吸溜著,發育期的男生食量多,光是麵就夾了兩包,就算沒什麼動還是餓。
「什麼無聊?」葉修沒買麵火鍋料堆了滿滿一碗,想看見幾片菜都難,他又夾了個魚餃往嘴裡塞:「現在無聊?你不還有兩樣作業沒寫,陷阱學的老師等你補交心得。」
「別提醒我!你都用了什麼理由幫我請假,居然還要補心得?」蘇沐秋把筷子從麵條裡抽出來指著葉修鼻尖,葉修好心的往上面掛幾個切成圓形薄片的蔥花,油脆脆的還滴著湯汁。
「我說你大姨媽來。」
「我……去你媽逼的葉修!」蘇沐秋總算知道那個惡意翹課的評價是怎麼來的,拿回筷子猛吃起晚餐不理對方了,再說下去活活氣死的是他。
葉修稍微笑笑,邊夾著丸子邊把話題轉了回去:「這裡哪邊無聊?上課?」
「……總覺得過得太安逸了,人啊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麼下去會不會退步都不知道,堪憂啊。」
鈷藍色的耳環隱沒在亞麻色頭髮裡,讓風吹得飄揚,像流星似的,而眼下這個連成年都還隔了兩年的少年談著人生大道理,葉修就覺得他活得未免太疲累,這年紀的星子,哪個不該徜徉在自由的銀河之間享受青春,還堪憂呢?
「算了吧你,你有可能退步的話其他人就沒未來了。」你只是不習慣放鬆一點享用一下浪費時間的感覺。葉修往他碗裡夾過了一個蛋餃:「校慶後夠你忙的了,我們還要去開拓隊。」
「好吧,這麼說也是。」蘇沐秋大大方方把蛋餃往嘴裡塞:「我說葉修……」
啪。
四周突然一片黑暗,幾聲尖叫聲短促的響起。
「什麼情況?」葉修聽著室內一片雜亂的腳步聲,站起身想拉開隔絕陽台與屋裡的窗簾探頭看,被蘇沐秋拉了回來。
「八成停電,別管了。」蘇沐秋已經稀哩呼嚕喝著湯,末了抹抹嘴,拿過葉修也是空了的紙碗堆在一邊,一片漆黑中有顏色的似乎只剩下那雙琥珀色閃亮亮的眼珠子。
「葉修,跟你說件事兒。」
「好啊你說。」葉修沒多想就接了,慢幾拍反應過來的神經已經救不了他。
蘇沐秋一把拉過葉修的領口,飛快拿下不久前才夾上的耳夾,往耳垂上讓耳夾壓得微微凹陷處舔了一口。
葉修頓時一個激零:「喂喂,說話能不能好好說啊沐秋?」
「不行。」這次蘇沐秋乾脆把整個耳垂都含進口中細細吸吮,熱度毫無保留的傳來,該是全身最涼的地方赫然成了寒冷裡最溫暖之處。
「葉修。」蘇沐秋揚著語尾,愉快的說:「有沒有聽過飽暖思淫慾?」
……回答沒有來得及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