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黑色長槍緩緩解離回繚繞的代碼,滯空一會兒後回到Weapon的體內,緊接著一隻手幾乎貼上長槍隱沒的位置,另一股更為柔合的銀色光芒一絲一絲湧出,千絲萬縷的纏繞上最接近的手指,就跟一層銀色的護甲一樣。
葉修和蘇沐秋面對著蘇沐橙,接近對方的那隻腳卻不約而同後退半步,上身傾斜著,對方的手就隔著三公分的距離浮於心臟前的位置,銀色和夜色的光暈幾乎壟罩整間寢室。
一陣收縮與凝結後,本不應該存在的弓與弦確確實實握在彼此手中。
蘇沐橙在經歷了最一開始的詫異後,對著這彷彿炫耀似的花樣秀恩愛情節已經沒多大情緒波動,哪怕他們只是以行動證明自己是User也是Weapon的雙重身分,並沒有那麼一層意思。
「所以哥哥,你拼著身體出問題的危險給葉修做了一把……」定情信物?「……趁手的武器?」
「我沒覺得會出問題啊。」面對妹妹不在他理解範圍內的異樣眼光,蘇大哥坦蕩蕩的回答:「原本的計畫是很穩定的,疫苗失效只是個沒計算到的變數,就算如此,補打一針疫苗也就沒事了啊。」
「那哥哥你還記得你昏迷到葉修把你帶去醫院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此話一出,葉修表情都變了,他不記得他有跟小女孩說過這件事,什麼時候這小妮子的注意力變得這麼敏銳了?
一年前剛經歷性別分化期並確定自己是Beta,必須挑起世界大樑負責拯救世界於信息素中的蘇沐橙小妹妹表示:簡簡單單。
又基於智商相同怎麼談戀愛原則,她決定不給戀愛笨蛋的哥哥太多提示,就讓他繼續去糾結朋友之上的AA相處問題吧,終有一天他能想通的。
「咦?發生什麼了嗎?」蘇沐秋努力的挖掘那團理科技術宅僵硬的腦漿,怎麼想都只記得起模糊的片段,好像是那殺千刀的Weapon資訊流暴走、又好像是有一股酸甜的檸檬香在安撫他躁動的細胞,隱隱約約有一團葉修的臉,沒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揍了葉修嗎?」他問,眉宇間盡是疑惑。
蘇沐橙有點憐憫的望向葉修。
加油。
必須的。
葉修了然。
蘇沐秋更疑惑了:「欸如果我真的揍了你我道歉啊,你知道那時候不可抗力很多,你的臉又一副讓人想打的樣子真不怪我,不信你去問問班上那些人。對了今天、應該算昨天你不是還被霸圖的輪嗎?看看多好的證據。」
「沐秋,你可以閉嘴了。」葉修不太想繼續這個話題。
「幹嘛?不服來戰!」蘇沐秋繼續感到莫名其妙,好啊都排擠他,妹妹也是,葉修也是,不然他到底都做了什麼喪盡天良難以啟齒的事啊。
蘇沐橙搖搖頭,沒綁起來的亞麻色頭髮凌亂的晃了兩下,然後她繞過面前兩個人形阻礙翻起了書包,從整理得條理分明的L夾裡抽出一張傳單,一張上面蓋著學校大型活動戳印的傳單。
「你們要戰的話,我覺得這很好玩。」
Dross聯合共和國直屬軍校第十九屆校慶暨運動會。
國軍各級上將皆可能前來觀看。
蘇沐秋的眼睛瞬間發直了。
只要多一分表現,就有多一分被看見的機會。
「葉修。」
「……我知道啦。」
兒女情長先放一邊,要在眾多人中脫穎而出,不努努力可不行。
葉修看著蘇沐秋激動起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啊,還是碰到了。
……感覺……真是久違了。


葉修和蘇沐秋復合了。
上午的密碼學都還沒下課,這則消息卻傳得人盡皆知。
早在一大早葉修和蘇沐秋打打鬧鬧衝進教室那刻,同學B就幸福得簡直要暈過去,他終於不用擔心去哪邊找個蘇沐秋賠給葉修了,可喜可賀。
同學D至今無法理解為何用得是「復合」兩個字,至少同學C要他印在傳單上的字是這樣的,那就這樣吧。
蘇沐秋午休時接到和校慶傳單一起從樓上被灑下的復合小報,看完上面的大紅字體只思考著是不是該跟葉修說說他的語文其實並不差,看看學校廣播社都選錯詞了呢?
當然這件事只是一群男士們之間無聊的小插曲,給自己朋友們開開玩笑也就完了,再說葉修和蘇沐秋剛入學不到半個月認識的人不多,最多就是葉修昨天一人單挑霸圖十幾人獲勝被傳得有點開,至於蘇沐秋這個人,除了同學外大家當真就聽都沒聽過了。

「真是一群有眼無珠的傢伙。」
「欸?葉修你說什麼?」
「啥都沒有。」
午休時間過後是周四下午的班會時間,初中部的班會在禮拜二,所以蘇沐橙比他們先一步知道校慶的消息,不過每年比賽項目是根據上頭隨機後統一公告的,所以早一天晚一天知道有校慶這一件事倒是沒什麼差別。
此時特別班導師翹課沒來,霸圖那個看了就令人覺得嚴肅的班長正在台上說明此次運動會規則。
「按照往常分為單人賽、雙人賽和班級賽三種比賽制度,其他班級裡嘉世和霸圖的學生是拆成兩個班,但我們班級人數少,只做為一個班級參加,有沒有問題?」
葉修看看教室裡,因為不用通過考試,單憑特殊管道入學,不管入學年分是哪一年通通擠在這個班級裡,課程表按照三年輪一次,每一門課有重修一次的機會,也就是六年內沒修完所有學分,很抱歉,你畢不了業。
就算如此這個班級還是只有了了二十幾人,怪不得不能拆。
「提問!」蘇沐秋舉起了手:「雙人賽有規定是一User一Weapon參賽嗎?」
韓文清表情冷靜的看了一眼蘇沐秋:「沒有,雙人賽事裡並沒有規定,不過一個班級只能派出三對,你要和葉修組隊先贏過想報名的組合才能做為正選。」
「啊這沒問題。」蘇沐秋充滿自信的回答,葉修那貨的實力再加上自己那柄卻邪──蘇沐橙取名的,說不準自己摸魚都能通過,於是他又舉起了手:「單人賽的名額呢?也給我個機會吧。」
這次一堆人就發笑了。
雙人賽?行,你還有葉修,看在葉修有兩把刷子的份兒上贏幾場也許還可以。但單人賽?或許你在外面是不錯的人才,但這裡可大家都是那麼個人才,你一至今沒什麼亮眼表現,二課翹了好幾堂小考也不突出,三連個代表你能力的耳環都沒有,個人賽有沒有武器給你拿都不曉得呢?
能來這個班級的人都是有些傲氣的,比過前要讓他們承認自己輸還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且每次校慶都關係到自己的能力能不能早一點被看中,這份出場度他們都想要爭取。
葉修聽了這些不以為然的笑聲也沒說什麼,蘇沐秋厲不厲害,時間到了他們自然都會知道。
講台前韓文清一聲輕咳遏止了騷動,在黑板上寫下蘇沐秋和葉修的名字後,繼續了比賽事項和提名過程。

「居然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可是高手耶。」立起的教科書後,蘇沐秋不服的像葉修說道:「你什麼時候去測的User程度?趕今天放學我過去一趟。」
「好啊,我的耳環也做出來了,陶軒讓我今天過去拿。」葉修說,慢慢壓低了聲音:「放心吧你,卻邪是淺紫,你就算User等級不高也是個紫級Weapon。」
「隱藏的身分有個卵用?」蘇沐秋翻了翻白眼,被稱讚後內心其實還挺開心的:「知道我Weapon的造詣比你高就好。」
葉修拐了他手臂一下轉頭看回台上,韓文清的聲音適時傳來。
「……雙人賽的預選賽定在這個星期六,單人在星期日,順序當場抽籤決定,沒有其他問題就可以散會。」
蘇沐秋一聽,拉起葉修的手準備蹦的從位置上跳起時教室的前門被拉開,一個年紀較他們大一點的青年走了進來。
身上穿著嘉世的淡橘底制服。
「嗨大家,好久不見,在準備校慶嗎?」
「誰啊這?」蘇沐秋刷的又坐回去。
葉修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這一動一靜倒是引起了青年的注意,他和煦的朝他們打了招呼:「新同學?你們好我叫吳雪峰。」
「蘇沐秋。」蘇沐秋點個頭,又指著葉修:「葉修。可以問一下你之前去了哪邊?」
「這個。」吳雪峰還在想該從哪邊開始說明能比較清楚,旁邊同學倒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幫他解釋,葉修他們仔細聽了幾分鐘才捕捉完有用的信息。
簡單而言,吳雪峰就是上一次校慶時被看中表現的人之一,今年被直接指名跟小型開拓隊跑的次數已經是第二次了,由於請的是公假,學分的問題隨時好商量。
葉修關注的卻是另一個點。
「之一?那其他人呢?」
聲音靜了下來,一會兒吳雪峰才接著回答葉修的問題。
「上次被看中的人只有兩個。」
他吳雪峰因為偶然一套輔助概念被剛好缺搭檔的上層相中,還有另一個,由於可塑性和潛能相當高而被投以極大的期待,卻也因為太高而連本人都不能完全掌控,至今沒有被指名任何一次。
吳雪峰攤掌指向安靜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霸圖中紫級Weapon,張新傑。」
要駕馭他的武器,除非是有與他接近百分之百的共鳴,不然就是要對溢出的代碼有足夠的辨識眼力,單憑能力去壓制出能使用的型態,前者比如韓文清,後者比如葉修。
至於蘇沐秋為何做不到,除了他和張新傑共鳴不出什麼東西以外,就是他無法把代碼組合成葉修弄出的那個樣子了。他所能做出的排列是最能發揮出該武器能力的型態,因此他能把每個他拿得出的武器玩到最華麗又不失威力,但那需要更強烈的共鳴,對張新傑,他做不到。
完美癖。葉修說。
被蘇沐秋一句沒節操罵了回去。

去年韓文清還沒辦法很好的運用張新傑的武器,但今年,只要他們能上台,沒人保證他們不會被看上。
這點也就葉修和蘇沐秋不曉得了。


回宿舍前順便去檢測中心的路上,蘇沐秋打個呵欠和葉修漫無邊際的聊著,葉修看了旁邊冰棒特價買一送一,順手買了跟塞進蘇沐秋嘴中,大冷天的啃這著真是牙齒打顫渾身細胞彷彿吃了人參果,全身寒毛就沒一個是沒豎立的。
「葉修你有病啊!」
蘇沐秋差點懷疑舌頭會黏在冰棒上拔不下來,冷道根本吃不出是什麼口味的。
「自己太弱了不怪我。」葉修嚼了一口碎冰,冰融化後的果汁順著食道滑進胃裡,冰冰涼涼的很是舒爽,葉修把兩人的冰棒交換了一下:「還是你要我餵你?」
「看你得瑟。」蘇沐秋扁扁嘴,就著葉修咬過的地方跟著咬一口。
「怎麼了,不開心?」葉修看著蘇沐秋又沉下來的臉色,問。蘇沐秋今天動不動就這個表情,不曉得又想到哪邊去了以為他看不出來呢?
「嘖。我不要這草莓味的,剛剛那個還我。」蘇沐秋吞下碎冰,皺皺眉換回原來那根。「我說葉修。」
「嗯。」我在聽。
蘇沐秋想了想,抓抓頭又撇開視線,糾結好一會兒才回到問題上:「你看看我們兩個,都是Alpha卻相處得這麼好,易感期來了也沒什麼領地敵視的感覺,而且又是User又是Weapon,你說我們是不是有一點奇葩?」
「噗!咳咳、咳……」葉修一個沒忍住冰渣兒差點滑進氣管去,笑得前翻後仰停不下來:「咳,然後呢?」
「然後?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別笑!」蘇沐秋邊給他拍背順氣邊覺得他活該:「小橙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我很擔心她能不能建立正常觀念啊!」
葉修這次是真的笑到冰水流進氣管了,蹲在地上好半會兒爬不起來就一直咳,咳到整張臉脹紅,好不容易抬起頭時眼底都是笑出來的淚,蘇沐秋霎時覺得一悶棍打得他頭昏眼花整個人不太好。
該死的他怎麼會覺得這個葉修好……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可愛?
蘇沐秋十六歲的人生辭典裡還沒有鍵入「萌」這個詞。
「葉修,笑太誇張了同學。」蘇沐秋推了一下對方,結果葉修格格的越笑越欠揍,爬起來拍他肩膀時臉上好像都寫個哥關愛你啊幾個大字,讓蘇沐秋一拳就朝他鼻樑揮了過去。
「啊好危險好危險,嗷!」葉修偏了頭躲開繼續笑,冷不防腳尖被重踩還碾了一下,眼角瞬間扭曲。
哼,讓你做死。
始作俑者蘇沐秋毫無愧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