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王

*我就是要在自己生日時發王隊生賀(任性((只是趕不上


---------------------------------------------------------------

王杰希其實從不覺得自己是個高冷的人,相反的,生養他的父母一直認為自家大兒子太過可愛逗比了,只可惜曲高和寡只有留著他們王家血液的人會懂。
少年王杰希經歷了學校同學的高冷評價,回到家又被弟妹玩著頭髮喊著哥你好逗比,於是曾有那麼一段時間他認為高冷等同於逗比,直到百度娘打破了他的成見。
那是個月不黑風也不高的晚上,一群闖進他房間的前輩拿起刮鬍泡不管三七二十一向他臉上砸,把剛洗好澡的王不留行內定繼承者抹成了巨大雪人合影留念後又推回浴室再洗一次澡,當時王杰希第一句話就是告知要幫他重新拿一套衣服的前輩:「內褲不用了,你們沒抹到。」
之後是怎麼被拉開褲子往裡面抹個好幾把,讓小王杰希有種當兵撿肥皂的錯覺純屬後話,不過某個前輩的話跟蝙蝠俠的凝膠炸藥一樣澎的在內心爆炸,炸毀了一片錯誤建築工法搭起的木板牆,裡頭謎語人的綠色問號閃著螢光。
「還以為你不食人間煙火原來那麼逗比,平常裝什麼高冷啊未來隊長?」
哎?原來兩個詞不一樣?

高冷:高貴冷豔。
逗比:挺逗的二比。
《百度百科》

……好吧真的不一樣,不過老爸老媽和同學們,你們是怎麼把這兩個意思迥異的詞一起湊到我身上的?
少年王杰希歪著頭想一會兒,決定放過自己睡覺去。

這事情在幾年後王杰希當上隊長一段時間時,對上劉小別生日又一次被爆了出來。
不曉得誰給這群未滿二十的小傢伙們飲料內兌了酒,一堆人玩瘋了,跳的跳躺的躺,壽星直接衝上陽台唱征服,鬧得俱樂部經理險些沒給他們跪了求淡定。
接著就是例行性的黑歷史時間,攔不住話頭,自己也喝了不少的王杰希按著隱隱發疼的太陽穴,一抬頭就發現隊員們看他的眼神裡多了點興味,一聲令下後隊員們抓起蛋糕上的奶油就往他身上招呼。
王杰希躲沒躲開,只想喊一句你們認錯壽星了,回頭卻看見壽星拎出一件四角褲得意洋洋的展開。
「隊長!嗝、內褲給你準備好了,脫吧!」
脫什麼啊劉小別?還有為何上面的圖案是大紅耳機說好的綠色呢?
這件風波的代價是隔天訓練時沒人敢正眼看他一眼,而王杰希做了一個微草隊徽變成紅色的惡夢。
之後他把那個往飲料裡兌酒的人抓出來加訓三小時。

葉修退役後又跑回來那年,王杰希覺得是時候低價買入好的對練的時候了,於是他大眼一挑找了同伴去車輪葉修,當然不是真人PK。
待在競技場裡,表面上看著小隊員們被虐,實際上打量著如此被虐的真髓,魔道學者可沒辦法把自己弄得像散人一樣花式吊打,虐起來完全是不同風味。假他人之手訓練自己的隊員,王杰希覺得行。
那天晚上QQ彈了開,一則未讀訊息在右下角閃著,王杰希拉開一看然後關上,沒有回任何一句話。
是時候該規畫著回家一趟。

王家老父老母盼著盼著,終於盼到了大兒子生日隔兩天後回家,時間至此已經又過了兩年,王杰希外套裡搭的是代表隊的短袖上衣,特別抽時間回來陪兩老的。
王杰希的弟弟工作去,被老闆扣著加班沒得回來,妹妹卻衝出來往他脖子上一抱:「哥,歡迎回來。」
「妳要歡迎也歡迎得有誠意一點,禮物呢。」
王小妹聳聳肩:「房間裡啊,自己去拆。」
還真有禮物。
王杰希自己被自己嚇到,未卜先知,點讚。

一進房間迎面而來又是刮鬍泡,王杰希大長腿一絆,準備襲擊的人就咕嚕咕嚕滾到走廊上自己砸了自己一身。
「你很無聊,換個方式行不?」
王杰希說著走進房間,卡在門上早有預謀的另一盤刮鬍泡落下,正中。
薄荷味瀰漫開的瞬間,魔術師只知道自己趕不上飛機了。

總是這樣。
不曉得計劃好還是啥的,總是有人可以打亂他的預定。
砸派、兌酒、『想我了嗎?』。
還有現在。
關掉蓮蓬頭,王杰希拿毛巾往濕漉漉的髮上擦,推開浴室門就看見一個翹二郎腿霸占他的床的傢伙……
「我不想洗第二次澡。」他對著對方放光的眼神說,又看著它們迅速轉換成可憐兮兮的樣子。抱歉,魔術師不吃特定人士裝出來的這招。
啊嗚。床上那傢伙叫了一聲。「杰希你真是越來越薄情了。」
王杰希沒理他,自顧自在房間李東看西看,最後定格在那人胸口的粉紅色緞帶上:「禮物?」
「嗯,禮物。」他笑:「現在拆嗎?」
「我說了不想洗第二次。」王杰希白了他一眼,拿起吹風機慢慢把頭髮吹乾,隆隆聲響中他感覺到對方爬下床,從衣櫃邊拖出另一只行李箱,掐好時間在他頭髮乾的那刻接下吹風機,在溫熱的髮旋輕輕一吻,順便塞給他下一班飛機的機票,兩張。
「方士謙。」早就規劃好的?
方士謙無辜的眨眼:「生日快樂囉,杰希。」
特定人士才有效的招式,王杰希眼神複雜。

算了,這樣也挺好玩的,生活總不能過得太過死板。
王杰希接過那兩張機票,拉著方士謙下樓。
多一個不姓王卻懂我的人,感覺不錯。

……前提是爸媽不拉著他入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