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藍雨,黃少天。」小孩高端而冷酷的自我介紹,揚起他的小下巴驕傲而無畏的看著不久前剛被他打了主意想拐走的User,完全沒有自己身為他國非法入侵人員應該保持低調謹慎行事的自覺:「我看你剛剛打得不錯啊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對手太爛,來來來和我打一場,而且我挺喜歡你手上的槍的他叫什麼名字是哪個Weapon的介紹給我大藍雨吧,你要不要也過來藍雨物產豐隆民風純樸空氣清新實為退休好去處,包交通費考慮看看吧親?」
吵。
這是葉修第一個想法。
而且很煩。
一個兩個都來向他問手上長槍的主人,是有多冀望這柄武器,別傻了他才不會把蘇沐秋的東西交出去呢。
「怎麼不說話?啊該不會你是啞巴吧真是太可惜了,不過藍雨接受任何有缺線的人你果然是專門為了來藍雨而生的人才啊!事不宜遲現在就簽賣身契,至於你的長槍得有個漂亮的名字……爪黃飛電!就決定是它了!你遲遲不肯說的Weapon一定是個美女要有高貴的名字,香香公主怎麼樣!」
葉修一揮長槍把黃少天掃到跳箱上面去。
香香公主?你當我是那個神經病唐吉柯德嗎,小說是不是看太多了哈?
一想到蘇沐秋那副男人身版穿起蕾絲澎澎裙,葉修便不由自主的打了冷顫,那是什麼太美的畫面不忍直視。
「這不公平我手無寸鐵你居然直接開戰,這不能忍,魏老大我申請拿我的……」
「閉嘴桑丘。」葉修高冷的說道,提槍在狹小的體育館後方提槍擺出備戰姿勢。黃少天順間安靜下來,眼神銳利冷漠得像一匹伺機而動的狼,與方才簡直像截然不同的兩人。
「魏老大,藍雨黃少天,申請拔刀。」

魏琛沉默的搖頭,搖到快把自己的腦袋搖掉了。
這小孩真的是不曉得該讓他說什麼好,初生之犢不畏虎,敢於挑戰技術夠硬也善於忍耐,這也是他冒險帶他過來的原因,可一遇上讓他眼睛一亮的對手而對方看起來沒惡意又剛好落單時,誰也阻止不了他撲上去找人單挑了。
說起來他們也就只是要找地方過夜經過體育館然後看見了下午的少年,看見就算了吧人家睡得正熟,實在沒必要去向人家的夢話發問,發問就算了還吵醒對方,吵醒就算了現在劍拔弩張的狀態是怎麼回事?
黃少天啊黃少天,這邊讓你魏哥哥來你一邊歇息去吧。
「名字?」魏琛把黃少天攔到身後,小心翼翼的向葉修開口詢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葉修這一回答就讓魏琛暗暗咂舌,第一葉修根本不認識他這個藍雨執政官,第二葉修也不是藍雨人,沒有義務回答他的問題。
果然是太久沒面對過外國的死小孩,都忘了怎麼應對了。
魏琛摸根菸出來,看著屋頂的煙霧警報器又收了回去:「藍雨執政官,魏琛。我們沒有惡意,只是來逛逛軍校的樣子順便看看有沒有願意加入藍雨的人,我認真的覺得你不錯,什麼等級的User?有沒有興趣跟我們走?」
「挖角挖得真是直接。」確定對方真的無惡意後葉修鬆了提槍的手,隨意的坐在了跳高墊上:「我叫葉修,特別班新生,剛剛的測試結果沒坑我的話就是中紫級User。這柄長槍是淡紫級,沒名字但也不會是什麼爪黃飛電,Weapon是誰不告訴你們。」
「那你來不來來不來?既然是新生來藍雨也是新生沒有留級的問題……」黃少天又撲了上去,掛在魏琛背上一頭棕色的頭髮只差沒直接糊到葉修臉上了。
葉修垂了眼,笑:「不去。我朋友在這裡,朋友的妹妹也在這裡,他們不去我不會走。」
「意思是他們去你就跟著走?」黃少天眼睛亮亮的,一副我給你挖到人了老大快稱讚我吧的模樣。「來啊快給我們介紹你兄弟,我這就連絡藍雨的朋友給你們留個房間,啊那之前先和我打一場確認你的資質敢不敢敢不敢?」
魏琛又搖了搖頭。
人家敢這麼說就是說定了另一個人不會答應,而且他還沒說要把朋友介紹給你小子興奮個毛線?又說起來和User密不可分的朋友應該就是他的Weapon了,葉修的Weapon的話……魏琛掃了一眼葉修手上的長槍。
淡紫級Weapon決定中紫級User的歸屬,在他藍雨執政官的眼裡看來還真挺有趣的。
「老大,老大老大你發什麼呆?該走啦。」黃少天的手在魏琛面前晃了一下,強行拉回他的意識。
「你小子也知道該走了。」魏琛揉揉他的頭髮:「走走走這趟也算來的值得,下一次去微草再捎上你,先說微草的人比咱們兇殘一百倍,見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了就是懂沒?」
「等一下魏老大你走錯邊啦,葉修說得這邊。」黃少天反手拍開在他頭上肆虐的魔爪,指著在一旁無聊,與槍月下相依兩相孤寂的身影。雖然是這樣魏琛怎麼就覺得眼睛痛呢?
「……跟他走幹嘛?」魏琛抖了下眉。
黃少天用更奇怪的眼神看著他:「他帶我們去找他朋友啊?怎麼,老大,你不去?就我一個你這麼相信我能說服他們?不不不我不是說我不行,感謝魏老大的賞賜與信賴我黃少天必不負你的期望去去就回,當然會帶上他們一起!」
「好了姓黃的安靜點我頭疼。」
魏琛往黃少天後腦來了一記悶拳。他現在有點不理解,所以說,這個叫葉修的小子沒有想像中那麼運籌帷幄滿是算計心機囉?嘖嘖果然是太久沒跟外國小孩相處了,孩子們還是很天真可愛的嘛!
魏琛笑了笑撚撚鬍鬚,懷抱著對下一代的美好憧憬步向敵方的八陣圖。


「所以,這就是你們半夜爬近特別班專屬宿舍的理由?」
蘇沐秋黑著臉,剛從被窩裡被喊起來面對大中小三張男人臉的心情只能說很差,其中一個還是說了會早回來結果一去跑得不見影的傢伙。
「沐秋。」
「怎?」
喔,他的搭檔心情很不美麗,必須小心接近。
魏琛和黃少天兩名非戰鬥人員緩緩撤離,不過他們等了很久也沒看到葉修把手上的長槍放回他們認定是Weapon的蘇沐秋體內,倒是等到了蘇沐秋輕描淡寫的一瞥。
「哦?漂亮的鐮鼬,誰發掘的?」
琥珀色的瞳孔映出黃少天的臉,蘇沐秋說完便不再理會,但魏琛嚇出了一身冷汗。
從他們進來到現在,沒有人對蘇沐秋提過黃少天是一個Weapon,更沒有人知道黃少天擁有的是什麼樣的武器,但蘇沐秋剛剛那一眼讓魏琛有了那一雙眼看見的不只是黃少天這個人,而是包含了他周身環繞的資訊流,還能在一瞬間將它們組合完畢,不然又是怎麼知道武器的模樣?
也許連該武器有什麼攻擊型態和能力都知道。
魏琛推翻自己之前的想法。
蘇沐秋並不是什麼Weapon,他是User,一個或許比葉修更為強大的,能一眼探查出常人看不出來的事物的,橙級User。
而現在這一位連紫級武器都不一定能完全共鳴,明顯被做出私自高估的不知等級User正在和葉修進行空氣格鬥。
在不碰到對方的前提下,寫作揍他,讀作秀恩愛。
「你居然睡得如此之爽。」葉修抄起枕頭扔過去。
「我不睡覺我要做什麼?你自己不回來啊。」蘇沐秋莫名其妙,把手臂塞進枕頭打向葉修胸口。
葉修突然想到那個春夢,頓時感到這裡所有人都面目可憎:「不能回來還不是你亂搞?」
「我沒亂搞你有辦法打人打那麼爽?」連著幾天看得到碰不到,蘇沐秋更為不爽。「打住打住!有外人在!」
「嘖,你害我忘了一開始要講什麼來著。」
「忘了就算了,葉修來戰敢不敢?」
「對你,我還不至於不敢!」
位於枕頭戰暴風圈外圍,時不時會被流彈扔到的藍雨兩人表示心好累,再也不能愛了。


「所以,這就是你們半夜爬進初中女子宿舍的理由?」
蘇沐橙扛著手砲,一手穩穩扣在板機上另一手已經按在了緊急呼叫鈕上方,只消輕輕一按馬上就能找來整批的井位把這群人攆出去,雖然她並不能保證整群警衛打不打得過她的哥哥和葉修,攆旁邊另外兩個出去還是做得到的。
幸虧今天她的三個室友都不在,否則早就發生喋血慘案。
魏琛想往旁邊退一步,沒想到眼前女孩跟少年說話之於卻能準確跟著他的移動調整砲管,黑壓壓的砲口緊緊黏在他身上,讓他感到壓力相當的大。
「請不要隨意移動,魏先生。」
蘇沐橙一怒,藍雨執政官大人馬上不動了,誰知道這位小妞兒會不會突然心情不好一個手滑就把彈藥灑在他臉上,為避免意外還是謹慎點好。
蘇沐秋無奈的偏過頭看了距離他三步遠不敢碰他,,卻執意用長槍不斷搞小動作騷擾他的葉修,還蠻想請自家妹妹調整目標先一砲轟了他的。葉修也不太滿意,架都打完了,他真的很想把長槍還給蘇沐秋啊一直提著還要怕折到超累的好嗎?誰快來做個決定,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把兩個不速之客送走讓他放鬆自己的右手好嗎?
蘇沐橙終於把手砲放下,擱在床上,床墊被壓出一個明顯的凹痕看得黃少天頗為震驚,天曉得那手砲該有多重?蘇沐橙看起來力氣沒那麼大啊。
女孩左右打量難得分得很開的兩個少年,頗不習慣的問道:「總而言之,就是你們兩個決定不了要不要去藍雨,所以讓我決定是嗎?」
「是。」蘇沐秋說。
「對。」葉修回。
「那我問一下,你們去跟不去的理由是什麼?」蘇沐橙擰起一雙清秀的眉繼續問。
蘇沐秋立刻就指著葉修開始嚷嚷:「我認為沒有必要特別跑去藍雨,Dross並沒有什麼不好,要說起國土面積和資金也是這裡比較充足,近十年來的探勘成就更多,再說我倆的資質足夠,不管在哪一邊都能有充分的機會發展,只因為恰巧遇上其他國家來挖角就過去為免太有失考慮。」
蘇沐橙點頭:「那葉修呢?」
葉修收回正戳著蘇沐秋的長槍:「因為好玩啊。」他笑。
「只是想要去看看其他國家的樣貌如何,可是自己去了太無聊,妳哥又不答應,所以來找妳囉。」
你可以直接講想跟我哥一起去度蜜月,真的不用拐彎抹角。
蘇沐橙早已習慣如此程度的閃光。
「小橙快說說他,這算是什麼爛理由,一點都不符合經濟效益!」蘇沐秋氣急敗壞的喊:「還擺出都是我欠他的眼神,太過分了!」
「明明是你太沒有探索新知的精神,讓你陪我去你又不幹。」葉修不滿的說。
「你怎麼不自己去?」
「你又不去。」
很好,這是一對白癡情侶為了對方互相妥協結果吵架的故事。蘇沐橙勘破了事情全貌。
於是睿智的妹妹轉像兩個眼睛疼的藍雨人,用起葉修當初教他的藍雨古字一字一句清楚的分析:「第一,你們承諾的僅只於重點培養與發展,不包含之後的就業與基本生活,這點對於身為外國人的我們而言相當不利;第二,單就整體國家資源現今發展,藍雨遠遠不及嘉世,再加進一個霸圖,藍雨真的只能滾邊,這點在我們畢業後踏入開拓隊的工作只有弊無利;第三,藍雨唯一對User友善的點只有Weapon相當多,哥哥和葉修過去不怕找不到趁手的武器,但是我是個Weapon,你們又能提供我什麼呢?綜上所述,我們不會去藍雨,請趁早死心吧。」
一段話講得黃少天也無語了,甚至默默覺得自己這樣不顧後續招攬別人完全是錯誤的。
有怎樣可怕的哥哥,就有怎樣可怕的妹妹,單看她發不發揮而已。
魏琛嘆口氣,灰溜溜的帶著黃少天翻牆跑路,至於那之後蘇沐橙很不小心按下警示鈕讓他們的回程路充滿崎嶇,又是另一段後話了。

「好吧,哥哥你們不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
憑空出現的長槍、分得遠遠的兩人,怎麼看絕對都出了問題。
葉修和蘇沐秋對望一眼決定還是把事情全盤托出,避免隱瞞之後被挖出來那種更糟糕的狀態。
「咳嗯,我來?」葉修清了清喉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